花樣很多,獨缺牛肉

羅文嘉、段宜康等人,是該覺得委屈。他們想讓民進黨有一股新的清流,卻不料,黨內批評聲四起,外界亦瀰漫一股不看好聲浪,難怪羅文嘉說他受傷很重!此刻的羅文嘉、段宜康,該怎麼辦?不走下去,勢必讓國人「看破手腳」,果然玩假的;走下去呢?若不痛不癢,只提出空泛的語言、華麗的字眼,大家更會失望!

要走下去,就沒退路,就不能有顧忌。新民進黨論述,一定要誠懇面對施政的積弊,執政理想的淪喪,不能高高抬起,輕輕放下;不能給人「為了選舉」的印象。

我們可以告訴羅文嘉、段宜康,為什麼外界反應冷淡?政治學有個名詞「過度動員」,在政治上,動員是必須的,可是「過度」動員,徒然讓熱情冷卻。同樣的,我們也可以說,各界對民進黨內的任何反省,之所以麻木、冷淡,興趣缺缺,理由是「過度論述」。

想想看,難道不是嗎?民進黨的領袖們,個個能言善道,一堆論述還不夠多嗎?相較於國民黨的笨拙於論述,民進黨明顯是「論述太多」。論述太多、過度論述,其結果就是,每逢民進黨人又要提這個、那個論述時,人民馬上制約反應:「又來了!」

聽多了,自然麻痺。羅文嘉、段宜康顯然不了解民意,再不然,就是不願意承認民間真正的聲音。我們可以告訴有心發起「新民進黨論述」人,今天民進黨執政的困境,絕不在「論述」,而在「實踐」;說得再白一點,民進黨執政的困境,是話太多,做太少,甚至,做很差!

這也合理解釋了,為何民進黨內,對羅文嘉此舉「大惑不解」。因為他們多半認 定,你羅文嘉「是阿扁的人」,是「國王人馬」,怎能為了選舉,而要畫清界線呢?在這反應之下,隱含的邏輯是「概括承受」。亦即,民進黨的執政包袱,民進黨 人都得接收、默認。你羅文嘉,憑什麼應該擺脫?

當民進黨人這樣想,而外界又實在提不起興趣之際,所謂「新民進黨論述」,想 當然的,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進一步,必定傷害阿扁,傷害民進黨滑落的形象;但,能退嗎?這時打退堂鼓,不但民進黨要背負權力的傲慢,容不下黨內檢討的指 責,對羅文嘉等人的選情來講,不啻是自找麻煩!

「新民進黨論述」的困窘,暴露了民進黨執政,花樣不少,就缺牛肉。

2005/10/04 聯合晚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