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遏止「傾國蕩產」的敗象頹勢?

曾被錢淹腳目的台灣,現在是為了動輒天文數字的花費和債務苦惱。但愁煩的只 是人民,治國無方的政府卻依然大筆揮灑,毫不手軟。比起八百億元治水預算或三四千億元軍購預算,七十五億元的「榮邦專案」和七十五億元的高鐵投資都只算小 錢;但在繳不出數千元學費就要被罰寫悔過書的民眾眼裡,那些想都不敢想的錢到底怎麼花掉的,只能說是天問之謎。幾年前,台灣曾被形容為「人民富,國家窮」;沒幾年的工夫,竟變成了「人民 省,國家凱」的倒錯景象。台灣今天的平均國民所得,其實不比五年前高多少,但政府用錢的大手筆卻是驚奇連連,千億、百億的特別預算案一個接一個推出,彷彿 花錢就是執政者的特權,誰也無法阻擋,更不能質疑其目的與成效。

也因此,大家才會看到,行政院提出區區兩張紙總計一千多字的報告,居然就敢向立法院索討八百億元的治水預算。在野黨不敢苟同,行政院就在各報刊登全版廣告,以為在地圖上標出一百多條溪流大排的名稱,即證明他們有全盤的治水計畫。民進黨一向擅長這種混淆視聽式的文宣戰,將綁樁意圖掩藏在施政口號中,不顧財政已經嚴重捉襟見肘;而真要問起八百億元的治水策略及其優先順序,又有哪個官員能說出所以然來。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多淹水地區群起抗議沒被列入治水計畫?

就在國庫掏八百億元治水都感困難之際,陳總統竟能在中美洲一口氣送出七十五 億元的「榮邦」大禮,而且從頭到尾不需國會同意,才會那麼令人錯愕。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短短數日,行政院又連續促使航發會和中技社拿出七十五億元投資財 務岌岌可危的高鐵,同樣不需要任何授權和監督。扁政府榨錢及用錢的手法,簡直到了變魔術般神乎其技了。

沒有錢治水,卻有錢去榮耀友邦,尚非最難理解的事。撇開眾多撒大錢的計畫不 談,扁政府的日常用度,也是荒唐到難以想像。例如,先前搶救失業的兩百億元預算,有些是用來雇人抄寫墓碑和清點電線桿;防治SARS的兩年五百億元特別預 算,疫情僅數月即撲滅,卻遲不繳回剩餘款項,迅即假藉名目花掉了三百億元。更可笑的是,五年五百億元打造一流大學的所謂「卓越計畫」,竟然被大學用來舉辦 迎新活動及購買影印機。看每天發生的失業者自殺的消息,再比對各地節慶縱情施放煙火的虛榮景象,政府不斷發豪語撒錢,買到的恐怕只是一個個脫離現實的美 夢!

這樣的花錢手法,換作是一般企業或個人,早就因債信不良,被銀行拒絕往來甚 或被追償。但就因為這是個執政黨,自恃有權在手即無所顧忌,可以隨時把國庫當成提款機,可以找到各種「巧門」規避預算監督;在頭寸調不過來時,它還可以低 價釋出公營事業股票來變取現金,並美其名是推動民營化「改革」。

扁政府這些超級規模的特別預算,如果真發揮了落實建設、推動發展的功能,倒也值得大家為其喝采。但經過五年的驗證,大家只看到天文數字的金錢被導向缺乏效用的領域,珍貴的國家資源被浪費在無謂的項目上。

扁政府口中的遠大、美好的願景沒有實現,民眾卻看得到自己身旁許多既有價值和日常權益在一步步退敗,學費貴了,健保漲了,失業多了,經濟也衰退了。更可怕的,是所有的監督、制衡設計都被撇到一旁,絲毫無力抵擋這股「傾國蕩產」的掏空及頹敗力量。

立法院即將進入預算審查大戰。原來六千多億元的軍購預算,如今減成三千多億元,其實只是扣掉匯兌變動和中船造潛支出,再把一些項目散到年度預算去執行,其餘一切依舊。拗了那麼久,民進黨仍不知何謂務實,何謂民脂民膏;難道平衡預算全是在野黨的責任嗎?

讓一個信用破產的政府予取予求,是國會之恥;讓內容空洞的計畫闖關得逞,是專業蒙羞;讓國家資源虛擲、債留子孫,是台灣民主政治的沉淪。
2005/10/05 聯合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