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嘴皮 掩真相…台灣,詭辯成災!

石佳音/博士候選人(北縣三峽)

李登輝說他從來沒有講過「兩國論」,因為他說的是「特殊國與國關係」論;他 也從來沒有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他主張的是「台灣主權獨立」。阿扁咬定沒有「九二共識」,是因為公文上找不到這四字連用的詞語,可是卻避談「一九九二 年兩岸是否曾形成某種共識」之事實。如今謝長廷大言:二一○○全民開講是「政論性或談話性節目,不是新聞」,因此民進黨對該電視台資本結構與繳稅查核, 「談不上是迫害新聞自由」。

照這種邏輯推而廣之,民進黨袞袞諸公從阿扁以下愛引美國開國先賢傑佛遜總統 的名言:「寧可有報紙而無政府,不可有政府而無報紙」,他們大可以附加說明:「電視台不是報紙」,因此傑佛遜並未反對由政府來關掉電視台。或者,謝長廷可 以乾脆主張:憲法第十一條只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而根本沒有提到新聞自由,因此查核「惡性媒體」是政府在行使「抵抗權」,純屬天經地義。一個學法出身的行 政院長,可以把憲法概念玩到如此隨心所欲,真可比之於東漢時弄權宦官的「竊持國柄,手握王爵,口含天憲」。

媒體的功能本來就不只是報導新聞,更重要的是提供對公共事務進行理性討論的場域,以發現真實、形成共識。沒有這種討論,公是公非何由獲致?而如果不是為了追求公是公非,就根本不需要有新聞媒體,只要有政府公報即可。

因此,新聞自由本來就包括了這種評論公共事務的自由。並且,新聞自由就是以 新聞媒體為媒介的言論自由,當然受到憲法保障。即使媒體上的某些節目內容不是在報新聞,難道連言論自由也不算了嗎?司法院大法官連比言論自由意義更寬廣的 「表現自由」都已承認為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謝長廷卻只容許「純報新聞」的新聞自由!真不知道他當年的憲法是怎麼學的?

二一○○全民開講的運作方式誠然可議,因為李濤的作法是讓各黨各派來賓直接面對觀眾的掌聲或噓聲,擴大原有爭議,煽動黨同伐異,形同鬥雞鬥狗,以刺激收視率。於是立法院裡的惡鬥,搬到電視上繼續演出,對形成共識並無幫助。

最近這一陣子,是因綠營政客面對自己同志層出不窮的弊案,拗不了、賴不掉、 鬥不贏,於是乾脆減少上節目,無意中使得李濤的二一○○突然變得好像形成了「反民進黨」共識。其實,二一○○除了隨爭議之波、逐收視之流外,也從來沒有志 在形成共識。對這樣的節目,可以批評,也可以對個別來賓的言論提起訴訟,但動用行政公權力去打壓就是直接違反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這是謝長廷和姚文智再 怎麼耍嘴皮子也遮掩不了的事實。

台灣這幾年的政壇風氣,言偽而辯氾濫成災。為了不再受騙,我們只好跟著咬文 嚼字。在台灣山區常見路邊放置賣蜂蜜廣告曰:「不純砍頭」。有人笑說:他們並未言明「砍誰的頭」,因此一定是砍蜜蜂的頭。如今如果又有政客信誓旦旦:「如 果如何,我就切腹」,我們一定要逼他說個清楚:「切誰的腹」?

2005/11/03 聯合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