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寶到國恥

李伯寧 國仁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黃禹錫曾被譽為南韓國寶,上半年風光無限,繼年初宣稱在世界上首先用卵子培育出人類幹細胞後,今年五月再度宣布克服了用患者細胞複製胚胎幹細胞的難題,八月宣布成功培育出世界首隻複製狗,一時儼然成為全球幹細胞研究的先鋒。自從近日被發現論文造假之後,身心受到極大煎熬,數度入院治療。首爾大學醫學院副校長李旺載對媒體發表:這是韓國科學界的「國恥日」。

從這樣的科學新聞表象看來,黃禹錫的研究造假事件似乎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在學術界無論是學歷或是研究造假,都被認為是不可原諒的瑕疵。但是什麼樣的驅動力會讓一個科學家甘冒身敗名裂的風險而灑下漫天大謊?
綜觀目前的學術界,從攻讀學位開始,每天的實驗必須要有「結果」可以向指導教授報告,每個研究生畢業必得發表在國內外論文,好不容易擠破頭獲得大學教職,又必須面臨期限內升等和論文發表,寫研究計畫面臨被計算過去研究成果點數的壓力。這樣的評斷標準在僧多粥少的研究環境裡,乍看是一種公平的分配標準。但是科學的進展,尤其是某些特別領域的研究,豈是可以一季或一年就可以有明顯成果出現?

而研究單位的結案報告,也清一色要求顯著的成果,最好還可以發表高點數論文,或是申請專利。在這樣「業績」掛帥的研究環境中,科學求真的精神難免不被泯滅。而人類對於科學研究,本來就有許多先天的瓶頸存在,每突破一個瓶頸,往往需要許多科學家不眠不休的長久投入。所謂的研究業績,牽涉到的是實驗室經費和研究生前途等諸多問題,沒有成果,實驗馬上停擺,經費馬上斷炊。當研究成果與研究者的生存緊緊牽連時,迅速有效地發表高點數論文已成生存的最佳策略,但是發表論文牽涉到一些不合科學倫理的方式,卻漸漸被視為不得不的手段。

現今學術界的生態,幾乎走向一切向論文點數看的業績制度。研究方向也幾乎是以論文發表為導向。比方像前幾年的「奈米風潮」,只要博士畢業生的論文掛上和「奈米」相關的主題,畢業後就炙手可熱,國家研究單位也為此「發包」奈米研究計畫。這樣的追高行為,在目前的學術界層出不窮,可是最後的「總業績」如何?有哪一個單位會評估「奈米風」吹過以後,台灣的總體學術水準上升了嗎?而不過是一兩年而已,奈米的熱風眼看著又要降溫,那麼前幾年所投入的大量經費,其後續研究不飭是被「斷頭」。

近幾年,幹細胞的研究彷彿是另一波的學術時尚,本來已在進行幹細胞研究的學者,被逼著要發表更高點數的論文;本來沒接觸這個領域的研究者,也因為研究計畫的導向,必須跟進。這樣的政策導向,與台灣農民一窩蜂種植高經濟作物,而最後總面臨作物價值一敗塗地的命運一般。科學的進展需要許多相關領域的科學家不斷投入,需要政府有遠見地分配研究資源。否則,研究者極有可能因應科學業績的要求,也為了維持學術資源,不得已而失去求真的精神。當科學研究商業化及業績化,這不飭是對於科學家的慢性扼殺。

進入學術界的研究者,本質上都是對科學有原始的熱愛。我相信黃禹錫教授在一開始進入幹細胞研究領域時,也是一股衝勁想為人類帶來實際的貢獻。但是演變至最後成為如此不堪的後果,其背後的驅動力,值得每位仍在學術界的科學工作者深思!

source post 中國時報 2005.12.29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