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自創文字的智慧

從紀元前後漢字開始傳入朝鮮半島(先高句麗而後百濟和新羅)時起,至十五世紀中葉朝鮮文字發明時為止,在將近一千五百年的漫長時期裡,漢字和漢文一直是朝鮮半島唯一的書寫系統。在整個東亞漢文化圈中,這種現象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為何長期使用漢文

漢字及漢文的傳入日本,一般認為是始於公元三世紀。284年,百濟人阿直岐使日。翌年,受阿直岐推薦,學者王仁和辰孫王等亦由百濟赴日。王仁原是中國人, 是漢高祖的後裔,後來歸化了百濟。王仁到日本後,獻《論語》十卷、《千字文》一卷。這是漢字、漢文傳到日本的最初紀錄。當然,漢語和漢文的傳入日本,也許 在此之前就有了,不過見於史料記載的,都以此為第一次。日本古代沒有文字,其使用文字自漢學傳入時開始,故其最初使用的文字自然是漢字。這和朝鮮半島的情 況一樣。而和朝鮮半島相比,其開始使用漢字的時間當然也晚了很多。

不過,日本發明自己的文字卻比朝鮮半島早得多。奈良時代的著名學者吉備真備赴唐留學十八年(752~771),回日本後執教於太學,根據漢 字偏旁,創製了片假名字母。其後,平安時代的著名學者空海又根據漢字的草書,創製了平假名字母。因而,約在八、九世紀,日本的文字即已誕生,比朝鮮半島早 了六百多年。

中國古代一些東北民族,其語言大都屬於阿爾泰語系,其文字則大抵有以下兩種情況。一是始終沒有本民族的文字。他們或者以較為原始的方法記 事,或是接受和使用漢字、漢文。前者如東胡族、烏桓族,後者如鮮卑族、渤海族。二是一開始沒有本民族的文字,後來才加以創製的,如突厥族、西夏族、契丹 族、女真族、蒙古族等。它們創製文字的過程當然各不相同,不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都創製得相當早,大抵在它們的興盛時期都已經創製出來。

突厥族大約從公元六世紀下半葉起,開始使用自己的文字。這是中國北方游牧民族中,首次出現的漢族以外族群的文字。契丹族崛起並統一東北以 後,積極學習漢族和渤海族的先進文化,同時也吸收了回紇族的語言文字。據《新五代史》〈四夷傳〉附錄記載,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借鑑漢字隸書的偏旁,製成了契 丹文字,於神冊五年(920)詔令頒行,史稱契丹大字。天顯元年(926),契丹人選剌又借鑑回紇文,亦借鑑漢字的偏旁,改製成另一種契丹字,史稱契丹小 字。契丹字前後使用了三百餘年,至金明昌二年(1191)廢止,與契丹興衰的歷史相始終。西夏主李元昊於1031年登位後,即命仿照漢字,創製了西夏文 字,並以之大量翻譯漢文典籍。金太祖完顏阿骨打於其生前創製了女真文字,其時約為十二世紀初。蒙古族原先沒有文字,因其西鄰乃蠻人使用畏兀兒文字,故蒙古 滅乃蠻後,自十三世紀開始,借用畏兀兒文字書寫蒙古語,記錄一些法令,同時也兼用漢字。至元六年(1269),八思巴創製蒙古新字,俗稱「八思巴字」,在 各地推廣使用。1273年,元使赴高麗,詔書「其文用新製蒙古字,人無識者。」(《高麗史》卷二十七〈世家卷〉第二十七元宗三)因其前皆用漢字也。大德十 一年(1307),卻吉斡斯爾在畏兀兒字母的基礎上,改製成沿用至今的蒙古文字。

無論從民族屬性,抑從語文體系來看,朝鮮民族與上述各東北民族,以及日本民族,關係都比較接近,而且受到漢文化的輻射性影響,其處境亦大抵相同;但是在本民族文字的創製方面,朝鮮民族卻遲延於他們甚久。這真是一個饒有意思的現象。

在東亞漢文化圈中,甚遲創製本民族文字的還有越南。越南長期使用漢字,和朝鮮的情況甚為相同。在十三世紀上半葉的陳朝初年(陳朝創建於 1232年),越南曾根據滇桂一帶土司所用的俗字,創製了漢字的別體「喃文」,用以書寫方言和俗語。但嚴格地說,「喃文」還不能算是真正的民族文字,真正 的越南民族文字要到上個世紀末葉,越南擺脫中國的控制,成為法屬殖民地以後,羅馬化國語文字的創製才算是真正出現了。這樣看起來,越南文字的創製更遲於朝 鮮文字。

不過,越南語與漢語屬於同一個語系,因而古代越南人之學習漢字、漢文,其困難程度要小於古代的朝鮮人;而且,至少比朝鮮半島早了兩個世紀,越南人已作了創製本民族文字的嘗試,儘管其結果不是很理想。因此,相比之下,朝鮮民族創製本民族文字的嘗試,仍然應該說是相當遲延的。

造成朝鮮民族遲遲不創製自己的文字之因,並不是因為他們不夠聰明,也不是因為他們的文字落後,更不是因為他們使用漢字、漢文沒有困難,歸根 結蒂──也許現代的朝鮮史家會有不同意見──是因為在歷史上他們曾經太崇尚漢文化,太受到漢文化的吸引,太尊奉漢文化圈的價值觀念。這一點,是不能因為現 代時尚已經改變而加以否認的。

朝鮮文字創製當時及以後,一直受到很多朝鮮人的反對。看看他們反對創製朝鮮文字的理由,便可明白朝鮮文字遲遲未能創製出來的原因。如1444年1月(1443年農曆12月),朝鮮世宗創製朝鮮字母二十八個。同年,集賢殿副提學崔萬理等上疏反對,其反對的理由大致如下──

一、我朝自祖宗以來,至誠事大,一遵華制。今當同文同軌之時,創作諺文,有駭觀聽。倘曰諺文皆本古字,非新字也,則字形雖倣古之篆文,用音 合字,盡反於古,實無所據。若流中國,或有非議之者,豈不有愧於事大慕華?二、自古九州之內,風土雖異,未有因方言而別為文字者;唯蒙古、西夏、女真、日 本、西蕃之類,各有其字,是皆夷狄事耳,無足道者。傳曰:用夏變夷,未聞變於夷者也。歷代中國皆以我國有箕子遺風,文物禮樂比擬中華。今別作諺文,捨中國 而自同於夷狄,是所謂棄蘇合之季,而取螗螂之丸也,豈非文明之大累哉?……(《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卷第一百之第二十頁a)

從他反對朝鮮文字的理由來看,當時一般人關於漢字的觀念是:漢字不僅是世界上(當時人心目中的)最高級的文字,而且也是世界上最普遍的文 字;其他中國周邊民族所創製的文字都是沒有任何價值的夷狄之末技;朝鮮民族仰慕和追隨漢文化,自應完全使用漢字,而不應創製自己的文字;如果創製自己的文 字,那就等於背離了優秀的漢文化,而自甘墮落到夷狄中去了。

我們認為,朝鮮民族之所以遲遲未能創製自己的文字,其原因也就是直到世宗及其周圍學者等少數人出現之前,在朝鮮歷史上的大部分時期裡,大多數朝鮮人,尤其是朝鮮的讀書人,都具有如上所述的心理之故。崔萬理的上述發言可以說只是其典型的表現之一而已。

為了平息崔萬理這樣的反對者,世宗運用君權,把他們關了一天,這才迫使他們閉上嘴巴。但事實上的反對和輕視的態度卻是行政手段所不能阻擋 的。作為其表現之一的是:儘管於1446年正式頒布了「訓民正音」,也就是朝鮮文字,但是直到十九世紀末葉為止,朝鮮王朝也還是仍然利用漢字撰寫他們的官 方文件和歷史著作;而一般的貴族知識分子也仍然利用漢字,撰寫他們的漢文文學作品,編起汗牛充棟的漢文文集。作為其表現之二的是:當時人稱朝鮮文字為「諺 文」,意思是不正式的文字,以與「正式」的文字漢字相對,而處於低一級的地位。這與日語中稱漢字為「真名」,稱日本文字為「假名」的情景一樣,同樣反映出 當時的人對漢文的尊崇態度。作為其表現之三的是:朝鮮王朝第十代國王燕山君在位期間(1494~1506),因為誹謗他橫暴的文書是用朝鮮文字寫成的,他 竟下令禁止教學朝鮮文字,並把用朝鮮文字寫成和譯成的書都集中起來燒掉,使用朝鮮文字及知情不報者都將受到嚴懲。如果不是出於對本民族文字的刻骨輕視,恐 怕即使是暴君,也不會做出這種事來。當時的朝鮮人之所以還能繼續學習朝鮮文字,竟是靠了一本由學者崔世珍所著的漢文入門書《訓蒙字會》,因為在其中所收的 三千三百六十個基本漢字下面,附有用朝鮮文字撰寫的注釋。這本書因而被後人看作是普及朝鮮文字的功臣。

上述種種尊崇漢字和輕視本民族文字的表現,其背後也大抵潛含著與崔萬理同樣的心理;也可以用來解釋朝鮮文字遲遲未能創製的原因。

顯而易見,如上所述的尊崇漢字和輕視本民族文字的心理和表現,無疑是以中國為中心的漢文化圈價值觀的產物。在漢文化圈周圍的各民族和國家中,或多或少都出現過類似的心理和表現,只不過以朝鮮民族表現得更甚一些而已。

類似的心理和表現在其他文化圈中也曾出現過,比如在拉丁文化圈各民族和國家中,都曾經歷過尊崇拉丁文而輕視本民族文字的歷史階段。

隨著時代風尚的劇變,以上這種尊崇漢字和輕視本民族文字的心理和表現,受到現代朝鮮史家的猛烈批評,認為這是過於崇尚中國文化,而缺乏民族 自主意識的表現。他們的批評無疑是正確的。不過對於歷史來說,理解也許比批評更為重要。我們認為,即使在朝鮮半島長期使用漢字的歷史中,也蘊涵著朝鮮民族 挑戰地緣文化命運的卓越智慧。

和地緣政治環境一樣,比起日本和越南來,在地緣文化環境方面,朝鮮半島也因更靠近漢文化圈的中心,而更容易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這在朝鮮半 島的歷史上,和現代的一些民族主義者的觀點相反,曾長期被看作是一個有利的因素。在還沒有自己文字的情況下,為了更方便地引進漢文化,以促進本民族文化的 孕育和生長,直接使用能與中國溝通的文字,無疑是一個最為快捷的辦法。正由於能夠直接使用漢字,因此可以直接學習中國的文化典籍,並模仿中國的文化典籍, 創作自己的文化典籍。朝鮮半島的史學和文學等,便都是如此發展起來的。整個朝鮮的古代文化,其相當大的比重是在漢字書寫的文獻方面;其相當大部分的成就也 是在漢字書寫的文獻方面取得。後來的朝鮮文字的文化,也是在漢字文化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長期以來漢字的使用,極大地促進了朝鮮文化的發展;如果當初不使 用漢字,也就不會有後來高度發達的朝鮮文化。

在東亞漢文化圈中,漢文化程度的高低曾經是決定一個民族或國家地位高低的標準;正如在今天的世界上,平均國民生產總值和社會發展指標具有同 樣的效用一樣。而直到十九世紀末葉為止,在整個東亞漢文化圈中,朝鮮半島的漢文化程度僅次於中國,可以說是中國周邊民族或國家中最高的,因此它曾經獲得 「小中華」的美稱(儘管現在很多人並不認為這是美稱)。這在當時提高了它在漢文化圈中的地位,也增強了它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朝鮮半島歷史上看不起契 丹、女真、西夏、蒙古、滿族,乃至日本,便是因為它認為它們在漢文化程度上不及自己。朝鮮民族的文化自豪感,相當一部分來自於自己的漢文化程度。比如朝鮮 歷史樂於稱道的公元三世紀王仁給日本帶去了文化,其實王仁所帶去的正是以《論語》和《千字文》為代表的漢文化。

朝鮮民族的漢文化程度之高,也使它獲得了其他民族和國家的尊敬。比如北宋皇帝遣使高麗,「以本國(高麗)尚文,每賜書詔,必選詞臣著撰,而 擇其善者。所遣使者,其書狀官必召赴中書,試以文,乃遣之。」(《高麗史》卷九世家卷第九文宗三)1231年蒙古起兵入侵高麗之初,兩國來往的外交公文, 高麗用的是純正典雅的古文,蒙古用的是粗俗難解的口語;而直到1278年,元世祖忽必烈還對前來朝見的高麗忠烈王說:「朕不識字粗人,爾識字精細人。」 (《高麗史》卷二十八世家卷第二十八忠烈王一)這些都是「面子」上的事情。在外交和國際關係方面,國家的「面子」當然很重要。

因此,總的來說,朝鮮半島利用最接近漢文化圈中心的地緣文化環境,通過長期使用漢字和漢文,直接吸收先進的中國文化,同時提升和發展自己的 文化,並使自己在東亞漢文化圈各國中,上升到僅次於中國、而高於其他各國的地位,以此贏得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各國的尊敬,並因而獲致文化上的自信心和優 越感。這裡面當然會有「事大」的因素,但無疑也包含有智慧的成分。如果不經過這個階段,則今日朝鮮不僅不會有其發達的文化傳統,抑且不會有其基於此傳統而 來的文化上的自信心和優越感。這是過河的橋或高樓的基礎,是不能因時間的轉變而加以否定的。

朝鮮文字的創製和應用

經過約十五個世紀漢字的使用以後,十五世紀中葉,朝鮮民族終於創製出自己的文字。也許是由於已經遲延得過久了,也許是由於對漢字的長期崇拜所引起的反作用 力也隨著時間的推進而與日俱增,也許是由於對其他民族文字的長期觀察,也許是由於民族主體意識的逐漸強化,十五世紀中葉所創製的朝鮮文字,一下子達到很高 的科學水準,而且在民族化的徹底性上也引人注目,成了漢文化圈中一種優秀合理的拼音文字系統。

1444年1月(1443年農曆12月),朝鮮世宗創製了朝鮮字母二十八個,稱為「訓民正音」,又稱為「諺文」。

是月、上親製諺文二十八字。其字仿古篆,分為初中終聲,合之然後乃成字。凡於文字及本國俚語,皆可得而書。字屬簡要,轉換無窮。是謂訓民正音。(《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卷第一百之第四十二頁a)

世宗創製了二十八個字母以後,成之問等八位學者又對之作了詳細的解釋。

世宗創製朝鮮文字的動機,既是為了實用的目的,也是基於強烈的民族自主意識。《東國文獻備考》的《東考》「訓民正音」條云:「上以為諸國各 製文字,以記其國之方言,獨我國無之,遂製字母二十八字。」《訓民正音》一書開宗明義亦云:「國之語音,異乎中國,與文字不相流通,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終不 得伸其情者多矣。予為此憫然,新製二十八字,欲使人人易習,便於日用矣。」倘將此和後來崔萬理等人反對的理由參研,則可以看出世宗表現了明確的國家和民族 意識。這使他認識到本國語言與中國語言的不同,創製本國文字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及其他民族創製自己文字的苦衷。在當時尊崇中國文化的時尚之中,他的行為 具有一種勇敢的反潮流精神。

儘管有些儒者攻擊世宗創製朝鮮文字,是輕率冒失和玩物喪志,但是像朝鮮文字這樣合理的拼音文字,顯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創製出來的,一定凝聚 了世宗的智慧和心血。《東國文獻備考》的《東考》「訓民正音」條也提到,當時明翰林學士黃瓚住在遼東,世宗曾派人去向他請教,使者來來往往有十三次之多, 可見世宗態度之慎重。

朝鮮文字既是音素文字,又是音節文字。其子音(輔音)字母橫仿發聲器官和形狀,母音(元音)字母象徵天、地、人三才;筆劃方式學習古篆;用 音合字為獨創,但字母不像其他拼音文字,作線性排列,而是像漢字一樣以音節為單位,構成一個個方塊字,此又模擬漢字;其他又參考梵字和蒙古字等文字。博採 眾長,匠心獨運,方成此優秀合理之拼音文字。正如《訓民正音》各家序文所說,它具有非常完美的表音功能──

凡中國字以形為主……蒙古字以聲為主。今諺文與中國字絕異。(李(言翼))

其字體依梵字為之,本國及諸國語音文字所不能記者,悉通無礙。(成倪)

因聲而音叶,七調三極之義,二氣之妙,莫不該括。以二十八字而轉無窮,簡而要,精而通……字韻則清濁之能辨,樂歌則律呂之克諧。無所用而不備,無所經而不達。雖風聲鶴唳,雞鳴狗吠,皆可得而書焉。(鄭麟趾)

這種完美的表音功能,使朝鮮文字不僅能無憾地表現本民族的語言,抑且能方便地吸收其他民族的語言。過去的吸收和轉化漢字詞是如此,現在的吸收和轉化西洋語詞(尤其是英語詞)亦是如此。

世宗創製了朝鮮文字以後,先進行了一系列的實驗工作。比如以之翻譯漢文經典,或者創作《龍飛御天歌》等等。證明其切實可行之後,才於1446年農曆9月上旬(公曆10月9日,現在在韓國已經被定為「韓國文字節」),正式頒布天下。

朝鮮文字創製並頒布以後,由於時代風尚仍尊崇漢字,所以並沒有馬上流行開來。但是從十七世紀左右起,尤其是在亦受輕視的小說和時調等文學樣 式裡,文人開始使用朝鮮文字進行創作,並把它們加以出版,取得越來越大的影響。在小說方面,許筠的《洪吉童傳》,可說是最初的朝鮮文小說;金萬重的《謝氏 南征紀》和《九玄夢》,以及《春秀傳》、《沈清傳》和《興夫傳》等,都是用朝鮮文字寫成的。在時調方面,《青丘永言》、《海東歌謠》和《歌曲源流》等時調 集先後被編輯出版,改變了過去只有漢詩文集才做編輯出版的傳統。可以說,在通俗文學的創作領域中,朝鮮文字初次顯示了其強大的生命力。

然而,對朝鮮文字和漢字之態度的根本逆轉,則直到上個世紀末葉才悄然來臨。根本的原因是由於中國的日趨衰落,已失去了它在東亞國際秩序中傳 統的領導地位,以及由此而保有的文化上的影響力和輻射力;同時也由於作為世界性潮流的一環,朝鮮人的民族主義意識開始覺醒。由於這樣根本的原因,時代風尚 開始發生巨變,漢字不再享有它曾享有了約兩千年的尊崇,而朝鮮文字則開始作為民族主體性的象徵而受到空前的重視。

時代風尚的變化是逐漸而穩步進行著的,其時報紙用字的變化堪稱晴雨表。1883年,第一家政府報紙《漢城旬報》出版,該報只用漢字。 1886年改為「漢城日報」,復刊,漢字和朝鮮字並用。第一家私營報紙《獨立新聞》創辦於1896年4月,純用朝鮮文字。第一家日報《每日新聞》, 1898年4月創辦,也純用朝鮮文字。由此可見,朝鮮最早的報紙用字,大約以中日甲午戰爭前後為分界線,而由漢字向朝鮮文字變化。這與當時政治方面的動向 保持同步。

從1895年中日《馬關條約》簽訂,日本取得對朝鮮半島的控制權起,到1945年朝鮮半島光復,日本影響退出朝鮮半島為止,這半個世紀可以 說是朝鮮文字和漢字的混合使用期。其時的官方文件和報紙、書籍都採用新的混合書寫體系,頗類似於現代日文的情況。在日本的殖民同化政策威脅之下,朝鮮語言 和文字被看作是民族精神和文字的基礎,受到民族主義意識強烈的現代朝鮮半島語文學者的深切關注。作為整個朝鮮民族爭取獨立運動的重要一環,研究和普及朝鮮 語文運動一直發揮著重要的啟蒙作用。

1945年8月朝鮮半島光復以後,雖然不久南北分裂為兩個國家,但都採取相似的文字政策,即只用朝鮮文字作為書寫系統,而不再採用朝鮮文字 與漢字混用的書寫系統。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大陸的朝鮮族,從五○年代上半期起,已逐步取消採用漢字。韓國(南韓)則於1948年10月公布了專 用朝鮮文字的法律。在韓國,雖然隨著各個時期文字政策的變化,採用漢字的情況各不相同,但主要只使用朝鮮文字則是沒有疑問的。這與現代日文的情況形成鮮明 的對照。這與戰後盛行的民族主義潮流,顯然亦具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創製並頒布了朝鮮文字的世宗,被當作文化方面的民族英雄,而受到極度的尊崇。他的塑像矗 立在每一所小學的校舍前面,和軍事方面的民族英雄李舜臣將軍的塑像左右相對。他的畫像還被印在最大面額的一萬圓鈔票上。在小學生的練習本上,印著「愛國 語,愛國家」的口號。10月9日被定為「韓國文字節」,全民放假一天。反對無限制地使用外來語,強調愛用國語的「國語淨化運動」,作為民族主體性運動的一 環,一直持續不斷地進行。在現代的韓國,朝鮮文字作為民族主體性的象徵,已經受到極度重視。經常可以聽到一些極端的主張,認為應像北方那樣乾淨徹底地取消 夾用漢字,只用朝鮮文字。具有反政府傾向的《韓喬來(譯音)新聞》便以只使用朝鮮文字而聞名。雖然在韓國的幾十家報紙中它顯得與眾不同,但卻也因此常常贏 得有民族主義傾向的青年學生之歡迎。

回顧朝鮮文字從創製到現在的歷史,常常使人驚訝於其命運變化之劇烈。把崔萬理等人上疏中的觀點,與今日民族主義者的觀點放在一起作一對比, 不禁使人懷疑它們簡直不是出於同一民族之口。的確,當朝鮮民族尊崇漢文化時,他們曾遲遲不創製自己的文字,或者即使創製了自己的文字,也遲遲不正式使用 它;但是當朝鮮民族發揮自主性時,他們又能創製出這麼完美的文字,足以自立於世界文字之林而無愧色,又這麼徹底地重視自己的文字,並竭力排除任何的外來影 響。這兩個方面的極端性,在東亞漢文化圈中皆屬罕見,都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前一種極端性的行為當中,我們曾經發現過朝鮮民族的智慧;在後一種極端性的行為當中,我們也能發現同樣的智慧。那就是在挑戰地緣文化命運 的時候,不僅努力於學習和吸收鄰國的先進文化,而且只要一有機會,便致力於創造和更新自己的民族文化。唯其如此,所以既能使自己的文化上升到先進文化的水 準,又能使自己的文化保持明顯的民族特性。這正如在挑戰地緣政治命運時,他們在力量對比過於懸殊時,不惜順應以保有自己,在對方衰落以後,又馬上奮起以圖 恢復一樣。

因此,在上述兩種極端性的行為之間,也許的確存在著一種隱秘的共通性,那就是無論是尊崇外國的文化(如歷史上的仰視漢文化),抑是尊崇自己 的文化(如現代的愛國語運動等),其根本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向世界潮流看齊,提升自己的文化地位,並以此求得他國的尊敬。所以嚴格說起來,改變的只是 時尚,而其內在精神卻是一脈相通的。

隨著朝鮮文字日漸受到重視,漢字的命運也開始發生逆轉。漢字先是失去了「唯我獨尊」的地位,和朝鮮文字一起被混合使用。從中日《馬關條約》 簽訂,到1945年朝鮮半島光復,其間的情況大抵如此。然後,從1945年朝鮮半島光復時起,南北雙方都先後採用取消夾用漢字 ,專用朝鮮文字的文字政策了。

source post [歷史月刊216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