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錯故我在…官大學問大

呂健吉/華梵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北縣石碇)

外交部長黃志芳在答覆立委有關國統會是否存在的質詢時,竟然荒謬的答出「這個問題要問,提出存在主義的德國哲學家康德,因為康德說過,我思故我在」。

對於如此充滿荒謬無知的答復,實在令人懷疑這樣膚淺的外交部長,如何去處理外交事務呢?若是此一新聞傳到德國或法國的相關外交單位,他們又會怎樣看待呢?

簡單地說,法國哲學家笛卡兒說過「我思故我在」是高中的教材,是一個普通高中生的基本常識。可是,我們的外交部長竟然連一個高中生所需具備的外國歷史常識都不知道,他又如何去從事需具有高深專業知識的外交工作呢?

個人感嘆的不祇是台灣人民怎麼如此可悲,把我們的國家交給這些非專業人才去治理;而是更憂心這些非專業人來治理國家,不僅專業知識不夠而常做出錯誤的決策外,更是死不認錯的以「我錯故我在」的錯誤邏輯,去逼迫台灣人民去承擔他們錯誤決策的後果。

從阿扁連說五次「阿扁錯了嗎?」就可以知道現在的執政黨是用錯誤的決策來証明他們的存在。終統錯了嗎?制憲錯了嗎?高速公路倉卒使用ETC收費錯了嗎?新聞局隨意關掉有線頻道錯了嗎?禁止大陸藝人來台錯了嗎?軍購案錯了嗎?金援外交錯了嗎?總統府上下炒股錯了嗎?

錯!錯!錯!錯!錯!不只是連五錯,而是一連串的錯。請記得我的錯,「我錯故我在!」我如果沒有犯錯,新聞媒體就不會報導,社會大眾也就會忘了我的存在,所以,我要一直的犯錯,讓社會大眾能夠隨時知道我的存在。

阿扁執政後的特殊政治現象是錯得愈多,知名度愈高;如果要問民眾知道幾個新任閣員的名字,恐怕是交通部長知名度最高,其次則是外交部長;至於其他的閣員是誰?恐怕沒有做錯事的閣員是不為人知的,多做錯一件事,知名度就會往上升。

「我錯故我在」,一個令人難以理解的政治心態,其後果是要人民付出代價、直接承受的;這些錯誤政策所導致的國賠,更是讓人民永遠記住,要一輩子所繳的稅金去理賠的。「我錯故我在」錯誤的決策,讓人民埋單、讓人民心中有痛,讓人民難以忘懷。

「我錯故我在」,固然是讓人民記住的方法,但卻不是唯一的方法。請想想剛過世的孫運璿先生,當人民主動前往靈堂祭拜時,絕對是記得他的好。所以,請執政者不要再以「我錯故我在」做為提高知名度的唯一方法;而應該以「我對故我在」來做為讓人民長久懷念的施政理念。

林保淳/文化工作者(台北市)

台灣政壇上「官大學問大」的現象,雖屢遭人質疑、譏訕,但卻未必不是好事;至少,官大的人,自知地位崇隆、責任深重,多涉獵、多讀書,以增進自己的學問、能力,以祈能不負重託、為百姓造福,自我提升,升斗小民無不樂見。

要命的是,多數的大官,缺乏此一體認,上從肩負「文化總會會長」之責的總 統、推行教育化成大任的教育部長,乃至以下大大小小的官員,任內不僅視野狹隘,從未提出有關社會文化、人文素養、讀書風氣等相關問題的增長、改進政策(連 呼籲都懶得做),更故步自封、束書不觀,以游談無根之辭,謬為宏言讜論,甚至踰分越界,假不知以為知,官一大,就自以為學問也跟著大起來。

於是,看不懂(或根本未看)斷背山的總統,東牽西扯,硬是要拉外人一起當成 斷袖;史學家出身的教育部長,搞不清楚文言與白話的關係,也要與白話詩人強拗硬辯;政治系出身、不懂哲學的外交部長,搬弄哲人語錄以炫學,卻張冠李戴、牛 頭不對馬嘴。這豈非就是「官大就自以為學問大」的傳神寫照?

曾子云:「君子思不出其位。」古人謂:「士以器識為先。」台灣的政壇「不見君子罕能士」,教人不禁頓興「人何寥落鬼何多」的慨嘆!

source post [聯合報] 2006.03.1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