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黑金與李登輝黑金之比較

若將李登輝的「黑金」與陳水扁的「黑金」相較,李登輝尚能大致做到「黨政區隔」,所以勉強可謂「黨黑,政不黑」;陳水扁則是「公私不分」,遂演成「自己黑,政府也黑」的局面。

「李黑金」與「扁黑金」出現此種差異的原因是:一、李登輝當時因掌握龐大黨產,所以其黑金運作大多區隔在黨產的領域之內進行;陳水扁因無黨產,遂以國庫為黑金運作的機器,亦以公共建設及金融公器為黑金運作的籌碼。

二、李登輝及國民黨的政治獻金,大多經由黨的系統進出,大掌櫃劉泰英始終只 有黨職,而不具政府官員角色;因此政治獻金與政府公務大致尚能區隔,不致形成乒乓式的相互汙染。而陳水扁卻將政治獻金與政府公務冶為一爐,因此始有高鐵 案、高捷案、ETC案、SOGO案;尤有甚者,陳水扁更將募集政治獻金者與政府官職併成一條鞭,如陳哲男、林文淵、馬永成、羅文嘉這些陳水扁私人的募款大 將,無一人不踞政府或公營事業要津。如此一來,國庫、黨庫與私庫之間當然毫無分際可言。

三、李登輝的黑金,主要操作者只是劉泰英一人。陳水扁手下的操盤者顯然分支 較多,這些操盤者一旦視政商勾結為當然,又以政商勾結為代上級募集政治獻金的例行工作,若不甘只做過路財神,則自然而然就很容易出現中飽自肥的動作。你吃 肉,我喝湯,甚至你喝湯,我吃肉,皆不足為奇。因為,你要我為你撈錢,我何不可為自己撈錢?

四、李登輝由國庫或黨庫挪至私庫,迄今留下紀錄者,似僅有以國安秘帳供輸台綜院,及以黨庫支援其女建學校等二件,相對而言,情節比較單純;而陳水扁政權,在高捷案、禿鷹案、炒股案、ETC案、高鐵案、SOGO案及二次金改等所呈現的政商關係,則複雜得多,更嚴重得多。

五、民進黨因無黨產,遂規定公職人員皆有「募款責任額」,此制大大助長了「公私不分」、「黨政不分」的風氣。多少罪惡即在「為黨募款」的正大名義下潛滋暗長。

六、李登輝的家庭相對而言較為單純,但陳水扁卻因吳淑珍的參與,在實質上或形象上,皆增添了負數。

總括而言,李登輝的黑金,由於操盤者限於李登輝及劉泰英二人,所運用的資源 亦大多來自黨產,所以相對而言,尚未形成普遍的汙染。但陳水扁的黑金,卻是將政治獻金的募集者,直接置於可以操作政商勾結的政府職務或公營事業及假民營事 業的職位;這些陳水扁的代理人始終存有「黨、政、公、私不分」的角色衝突,所以汙染了政風,汙染了黨風,至於私德就更不必談了。如今檢視仍在沸沸揚揚的幾 個重大的官商醜聞弊案,無一不是此一龐大的共犯結構所造成。

身為總統,居然任命自己的政治獻金募集者為政府官員,又將自己的金主送上金融機構操盤者或公共工程承包者的角色,這將如何區隔政商分際或公私分際?正因如此,陳水扁的黑金帷幕一旦拉開,竟是如此令人震驚!

但是,話說回來,政治是很錢 的事;不論維持政黨運作或從事競選活動,都要花很大的錢。台灣如今的情勢卻是:一方面欠缺讓「黨產」正常運作的機制,另一方面又出現總統夫人涉嫌介入百貨 公司經營權移轉事件,及權臣竟可收到商人所贈一一一萬元奠儀的場面。也就是說,不論「李黑金」或「扁黑金」,皆造成了國家社會的慘痛創傷。

不能再對這種情勢視而不見。必須要想出一套辦法,讓政黨及政治人物能找到合理正當的財源,但絕不容許他們盜竊公共資財、汙染政風!

source post [聯合報] 2006.04.2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