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古代中國科學不發達

1919年,中國發生了五四運動,從五四運動開始,中國便出現了兩個新名詞──「德先生」與「賽先生」,德先生就是英文的民主(democracy),賽 先生就是英文的科學(science)。賽先生逐漸在中國人的腦海裡廣泛傳開,從此以後,賽先生的名號非常響亮,中國人會認為科學至上,科學萬能,只要有 人敢懷疑科學,就會被指責為愚蠢無知,似乎科學成為可以解釋人類一切困難的萬能神物。科學這個口號自五四運動後便一直響亮下去,但卻也只是一個響亮的口 號,真正讓科學在中國發芽開花結果,實際上是在半個世紀後大約1960年以後的台灣地區,而中國大陸地區則要到1980年以後,科學才真正表現出其成就。 所以我們會覺得,似乎在1919年以前,中國是沒有科學的,然而中國在1919年之前真的沒有科學嗎?似乎又讓人覺得不然。本文要指出1919年以前中國 已經有科學,只是科學並不發達,至於本文以下所謂古代中國,就是1919年以前的中國。

早在殷商時期,中國人對天文的觀察已經很有成績,對日月星辰似乎都有紀錄,我們不能瞭解殷商時代的人在沒有望遠鏡的情形下是怎麼觀察天象,不過那時候的中 國人已經將天上的重要星辰給命名,所以早在殷商時代天文學已經很發達。此外在殷商時期的青銅器也很發達,我們看到故宮博物院還收藏許多殷商時期的青銅器, 青銅是一種合金,這表示在殷商時代已經不是只使用銅這一個單一金屬,而是懂得利用物理原理製造合金,這表示中國物理學上的一個重要進步。又殷商時代的農業 也有相當進步,他們不但懂得植物栽培,且知道什麼季節種植什麼植物,這些都表示商朝時在科學方面已有相當進步。

殷商時期的科學成績到了周朝以後似乎進步就很少,我們發現周以後到清代,中國的科學進步似乎是個半停滯的狀態,我們找不太出此時期中國科學出現大幅進步。 所以我們可說大約自三千多年前左右的殷商時期以降,中國的科學似乎沒有太多大幅度的進展,而是呈現略帶停滯或少量成長而已。雖然自西方漢學家李約瑟起至近 幾十年中西漢學研究,都發現宋代科學曾經有若干程度進展,當時中國這些科學技術也優於其他文明,但可惜嚴格來說,這些科學進展都未能成為中國文明發展的主 流。所以等到清朝末年西方勢力進到中國,他們的船堅砲利跟中國的一比較,顯然中國在科學發展方面就落伍一大截。所以我們可說中國早在三千多年前是有科學 的,只不過三千多年來中國科學沒有發展到進步快速,也就是不夠發達。何以中國在這麼長的時間科學都沒有長足進展而不夠發達呢?我們分析有下列幾點原因:

人本思想的濃厚

中國從周朝以後,儒家逐漸成為思想主流,也是思想的正統。中國的優秀分子幾乎沒有不受儒家思想影響,而且從漢至清朝,歷代政府都用儒家的經典作為選拔人才 的主要標準,所以中國優秀分子──士人的心目中,儒家思想是他們不可動搖的思想。儒家思想內容很龐雜,但主要的一個特點就是「人本」,也就是說儒家認為一 切是以人為本,所以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人」而做的。

儒家這種人本思想無可厚非,因為儒家思想即是希望人能活的像一個人。但是由於儒家太過重視人本思想,就會造成忽略對「物」的研究。雖然儒家認為一個人的努 力應該是從格物致知開始,格物致知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即是儒家認為一個人該努力的過程,他的起點是在格物致知。格物,似乎是指對物的研究,也就 是說儒家思想原則上並未反對研究「物」,但實際上儒家思想的重點卻是放在後面的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所以儒家思想的第一步──格物,很容易被忽 視,於是儒家的格物遂演變成最基本的打掃清潔之類,實際上這個格物格的是非常淺的。於是在這情形之下,儒家沒有鼓勵人去從事對物的研究。

其次,儒家也不贊成人們將自己的聰明才智放在對物的研究上,因為儒家認為人要過一個儉樸的生活,不能奢侈浪費,因為奢侈生活會讓人失去高尚品德,追求物慾 也是會讓人失去志向情操,所以儒家是主張安貧樂道。在孔子諸弟子中,孔子最喜歡也最稱讚顏回,但是顏回是個非常窮困的學生,所以導致日後的儒家也不以貧窮 為恥,同時儒家也常認為一個人若拚命研究「物」的話,會引誘人到物慾的方向,這稱為「玩物喪志」,故儒家是不鼓勵研究物,而研究物就是科學。所以在儒家人 本思想極濃厚情形下,並不鼓勵人們從事科學研究,因為他們認為那是物,而人才是本。在儒家主導了中國兩千年的思想型態下,整個社會與歷代政府都沒有重視科 學研究,遂讓科學研究遲緩下來成為非主流文化。

政府沒有提倡科學

政府沒有提倡科學,於是中國歷代科學家都沒有受到社會重視。中國從漢朝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後,歷代政府都沒有很重視科學研究,雖然歷代政府中都設有與科學相 關的官員,譬如說有觀察天文的,有從事醫學研究的官員,但這些官員都被稱為「伎術官」,伎術官的品級實際上是中下級的官員,品位不高,不受到人們重視。以 唐朝為例,唐朝政府裡面設有許多的天文、氣象,和醫學的官僚與官位,但這些官位多只是最高到五、六品官而已,絕大多數是七、八品以下小官,只有極少數主管 如司天臺監等才有到三品,但這些主管缺很少,且往往是正常行政官僚而非伎術官能擔任。最重要的是出身伎術官的人,也不能再繼續往正常行政官僚體系轉任升 官,在伎術官體系內,所能升的官最高大概也不超過五品官。所以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人若在政府機關做官的話,最多只能做到中級官便到頂了,不能再爬上去,這 種情形表示政府沒有重視科學研究。

此外在社會價值觀上也沒有很重視科學研究者,譬如說中國的醫學一直很發達,因為人都會生病,都需要找醫生看,所以中醫直至今日都相當盛行。但是中國古代的 醫生卻沒有今日醫生那樣的社會地位,中國古代醫生如要有社會地位,他一定要先做「儒生」,念孔孟之書,最好是能考取像秀才舉人之類的功名再來做醫生,便會 被稱為「儒醫」。儒醫比較受人尊敬,如果只是純粹的醫生,則不會受人很大尊敬,所以整個社會對科學家也不會太尊敬。我們知道許多科學家從事的是實驗,可是 中國的社會把人分成四類:士、農、工、商,這四類跟科學實驗最接近的應該是工,但工卻列為四民的第三等,可見中國人不是很重視科學。政府跟社會都沒有很重 視研究科學的人才,試問聰明才智之士怎會投入科學研究呢?

祖傳密笈的想法

中國人常不喜歡將自己獲得的思考結晶外傳,而希望傳給自己家內的子孫。如中國人講的武功、醫學,都是傾向傳給自己家裡的人而不願意外流,所以許多武功或醫 學好的人將畢生所學傳給自己兒子而不傳女兒,因為女兒會嫁給別人,則自己畢生所學精華或家中祖傳學問技術就會外流到別人家。所以中國人常有一種說法,就是 自己獨特的技術要「傳媳不傳女」,因為媳婦是自己家的人,媳婦可以傳給孫子,但若傳給女兒就會外傳出去,這種情形就是表示中國人傾向將自己研究心得留在自 己家的小圈子裡。

我們知道科學研究是要讓大家一起研究才會不斷進步,觀諸科學發展史,一個發明往往是一點一滴不斷累積,經過許許多多人們的智慧,最後才會成為一個發明結 晶,可是中國人這種祖傳秘方的想法,使得科學研究無法累積經驗,因為一個聰明才智的科學研究者的研究成果只傳兒子而不外傳出去,萬一兒子沒有這一方面的天 分或興趣,這個科學研究成果就會中斷而不會累積研究成果越發成長了,這是中國科學不發達的重要致命傷。

缺少團隊合作精神

中國人在素質上都算很聰明,但卻缺少團隊合作精神,從由歷史上看,中國人往往很少合作,許多方面的表現都是一個人單打獨鬥,不像西方有團隊精神。而科學研 究卻常常需要一群人一起做研究,互相切磋,互相商量,互相檢討,這個科學研究成果才可能進步,可是中國人彼此間往往不肯合作。

我們可舉道士煉丹例子來說,煉丹,實際上是一種化學實驗,從秦漢以降就開始出現許多方士提煉仙丹,到了東漢後這些方士就逐漸演變成道士,道士們煉的丹是什 麼?都是「秘而不宣」,他們都將自己提煉仙丹的方式與所含成分視為最高機密,不肯跟別人商談交換經驗,這種閉門方式做的研究肯定不會有大進步。假使道士死 亡,其做的化學實驗也就告終,不會留下紀錄,後人也無從檢討其實驗的優缺點。所以團隊合作是做科學研究中的一個重要精神,而中國人這方面卻極為欠缺,這也 是造成中國科學無法持續進步的一個重要原因。

重結果而輕過程的價值觀

中國人的價值中有一點普遍為人接受,就是要看事情的結果,過程可以忽略。所以我們看中國的古人小說裡面,最重要的是看結局,結局是大團圓則大家就會認為是 喜劇,但其實在大團圓之前可能經過許多的曲折悲哀,這看起來應該是悲劇,不過中國人似乎都認為過程不重要,最後結局才是最重要的。中國人也常說壞人有壞 報、好人有好報,「報」即是一種結局,但問題是,一個壞人做了60年的壞事最後被政府處決殺頭了,於是大家喝采說:「果然是壞報」。但是壞人被斬首實際上 只是一剎那功夫,他之前60年的過程其實可能都過得很好,中國人卻似乎不太在乎這過程,而在意最後結局是否是惡人有惡報,或好人是否有好報。一個好人也許 最後得了善終,父子團圓,最後嚥口氣壽終正寢,但這個「最後」也許是一、二個月的短暫時間而已,可是前面的60年卻可能是生活悲慘,受盡壓迫,流離失所, 但中國人似乎對他悽慘的經過都認為不要緊,重要的是最後的結局。

中國人非常重視結局,於是對中間的過程就似乎不那麼重視,這便與科學研究的精神相反。科學研究非常重視過程,重視點點滴滴累積起來的過程到最後的結局,而 不會只重視結局本身。所以科學家做研究是每一步驟都做詳細紀錄,中間過程多少辛苦也都會紀錄,而不是只管最後結局就完結的。中國人則不然,這裡舉個國人喜 歡談的故事,即是「嫦娥奔月」。

中國人很嚮往月亮,但中國人怎麼夢想到月亮裡去?就是夢想有個美女嫦娥飛奔到月亮,至於嫦娥是如何飛奔月亮?中國人就不太管了。中國人很仰慕也非常欣賞月 亮,所謂「抬頭望明月」、「舉杯邀明月」、「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中國歷史上許多詩詞都在歌詠月亮,中國人也創造了嫦娥奔月的故事,但是中國人卻沒 有踏實研究如何到月亮去,所以沒有發展出太空科學。這就表示中國人只重視結局,卻不太會思考或研究嫦娥是如何奔月,沒有認真踏實去研究它,這就不是科學精 神,也與科學精神相反,這也造成中國古代科學不能大幅發達的重要原因。

我們再以華佗為例,華佗是中國歷史上一位了不起的醫生,《後漢書‧華佗傳》內記載了華佗行醫的醫術高明,且擅長外科手術。但華佗死後他的行醫手冊便消失 了,所以後來的中醫是不懂外科的,直至今日我們的中醫還只是注重內科,擅長把脈、開藥,卻不能為病人開刀。然而實際上早在東漢末年的華佗已經能為病人開刀 了,但這種外科手術技術卻沒有流傳下來,華佗死後其手術便失傳。所以我們可說華佗是天上一顆光明的流星,在他一閃而墜落後,中國醫學的外科手術也就隨之消 失,天空又回到一片黑暗。

缺乏從事研究科學的誘因

以上五點是古代中國科學不能發達的主要原因,歸納言之,中國古代科學不夠發達,是因為中國古代科學家沒有一個從事研究科學的誘因存在。我們知道人活在世上 追求什麼?大概是追求兩件事:「名」與「利」。名,包括兩點:一個是明的名,一個是暗的名。明的名就是受到政府的肯定或受到全國人民的敬仰,暗的名是當事 人覺得自己能夠在歷史上有所交代,能留名萬世。利,則是榮華富貴。人活在世上努力是為了什麼?其實都不外乎名與利。可是在中國古代,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人 卻無法得到名,也無法得到利,所以沒有誘因促使聰明才智之士投入科學研究的行列,聰明才智之士不肯投入,科學又怎能發達起來呢?

我們再次強調,中國古代不是完全沒有科學,而是科學不夠發達也沒有長足進步,所以在國中課本裡面曾提到中國古代有四大發明:火藥、指南針、造紙、印刷術, 乍看之下中國科學似乎很發達,不然怎會在西方人還沒發明這些之前我們已經發明了,這難道不是科學很發達?其實,我們若從深一層推論起來,可發現中國人發明 了這些火藥、指南針、造紙、印刷術,有沒有繼續改良至長遠進步呢?實際上很少。我們的火藥何時發明呢?其實不清楚,但我們知道最晚在宋代時已經用火砲來作 戰,可是從宋朝至清朝末年,中國利用火藥製造火砲的技術並沒有長足進步,當西方的大砲一來,中國的火砲根本不能招架,這表示中國人並沒有不斷的研究並改良 火砲技術。中國的指南針亦同,坐船航海用的羅盤即是利用指南針改良而成,傳說指南針在中國黃帝時已經發明,可是今日整個海洋航運技術還用我們中國傳統的羅 盤嗎?並不是如此,因為我們的羅盤沒有改進。同樣,我們的造紙、印刷術,其實大概在漢代以前便有造紙,我們的印刷術大概在隋唐時就已經開始,但是我們不論 在紙張或印刷方面其實都在學西方人的技術,我們自己卻沒有改進。

這便證明了一點,我們有了不起的發明,因為我們歷史上出現了若干的天才科學家發明出某些東西,可是相對於整體中國傳統社會,科學研究卻是不夠發達,所以其 偉大發明不久便消失了,最了不起就是保留現狀或沒有大幅度的改進和進步,這樣怎麼算是科學發達呢?這就好像是烏黑天空中忽然出現一顆閃亮的流星,一閃即 逝,天空仍就是黑暗的,這顆流星便是一時出現的天才。所以當中國一時出現一兩位天才科學家時,此時確實會有了不起的發明,可是當天才去世後,其科學成就便 難以發揚光大,使中國文明持續長足進步,因為沒有後繼之人來持續推動發揚光大,所以整片天空仍舊一片漆黑,這個流星亮點只是一剎那就流逝已過,並沒有使整 個天空都變光明。這就是我們所謂,中國古代有所謂重大發明,但是卻不能說中國科學非常發達。

source [歷史月刊222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