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扁是不能天真的

龍應台和李家同兩位教授的反「街頭式反扁」論點,讓人想到子路在打仗時還顧著要把帽子扶 正,最後死於亂箭的故事。基本上,在目前的政治情勢下,龍與李的堅持是「何不食肉糜」型的奢侈,有道德高度但沒有戰略意識,擺明了就是「阿扁,我讓你拖到 任滿」,這是目前危機四伏的阿扁政府最需要的,難怪游錫堃高興得跟什麼似的,忙說「龍應台值得尊敬」。

龍應台和李家同可能並不想被扁軍這麼尊敬,不過,現階段,扁營的策略「抓到籃子裡的都是菜」,不是敵人就是朋友,一不小心,龍和李就不明不白地,為 扁不必下台(或者,不必在街頭壓力下,下台)背了書;不管他們的初衷如何,面對陳水扁陣營無所不用其極的反反扁,循規蹈矩講章法的學者是最棒的盟軍。

龍和李的盲點有二,第一,街頭集會遊行本來就是表現民意乃至於民主程序的一個方式,沒有所謂台灣已是個民主國家、不必走上街頭這種事情,更何況,難 道龍應台沒有看見,人民並不是打從一開始就上街頭上,人民也曾尋求合於憲政體制的做法,結果如何?罷免的失敗成了多少人沉重的挫折;現行體制就是這樣,要 罷免就要經過立法院、就是要承受民意被埋沒在立委袞袞諸公的政治算盤之下。

但人民終究試也試過啦,阿扁不道歉就是不道歉、不走人就是不走人,一直到昨天,他還公開表示「我沒錯,絕不下台」,那大家還待如何?等扁良心發現下 詔罪己?再讓陳水扁過關一次,他會從此尊重司法、洗心革面、約束家人、改邪歸正?別傻了,他會暗自竊笑台灣人民真是軟腳蝦、不成氣候的一盤大散沙!兩位可 愛的教授,阿扁小人得志,他只會更囂張。

其次,憑什麼要台灣再忍受陳水扁一年半?我們連一天都不想忍受。這種鄉愿過了頭的觀點,跟面對受虐婦人要求離婚時,輔導人員卻一味勸說「再忍忍、再忍忍,施暴者總有一天會掛掉」的殘忍,有什麼兩樣?

當龍應台說「請用文明來說服我」時,請你對著有權者說,請你對著有能力可以影響司法、有本事可以動用各種資源威脅恐嚇人民的高高在上者說;請不要對生活已陷於走投無路困境的人民說;請不要對除了走上街頭、已根本無法可想的權力弱勢者說。

事實上,台灣人民就是太文明了,才會讓一個連當選是否具有正當性的總統一直做到今日。還要再怎麼文明?天天打電話到 call-in節目洩憤,還是繼續氣到燒炭自殺呢?

陳水扁預計在 9月3 日訪問帛琉,帛琉總人口2 萬,能談的事就這麼幾樣,有何必要浪費民脂民膏年年去?阿扁這回還擺明了要在帛琉開記者會,反擊台開案、SOGO 案、國務機要費案….什麼話不能在台灣用節省大家能量的方式好好地說,一定要勞師動眾去帛琉說?如果傳媒界這次夠骨氣,聯合起來不派記者參加,反正此行除 了聽陳水扁指鹿為馬的謊話連篇,又能有什麼夠格的新聞?了不起用中央社的通稿也足堪應付了;媒體經營不易,少在這樣無聊的事情上耗損吧;總統喜歡來這一 套,不陪你玩總可以吧。

阿扁又把這次施明德所發起的百萬人倒扁污名化為「 2008提前開打」,然而,過去幫扁競選的藝術大師謝春德會為了總統大選表態嗎、做過扁任內第一任教育部長的中研院副院長曾志朗是為了幫助藍營勝選而捐那 100元嗎?還有阿扁的同行律師們,是為了政治考量,才想把「陳水扁」三個字從業界除名嗎… 阿扁以為所有的人都跟他一樣,眼睛只看到選舉、腦袋只想到權力?

阿扁的可惡與可悲就在這裡,他這些偏離事實的思想與言語,已經很難再說服人,只有他自己還活在層層謊言堆砌的深宮裡,這樣的總統,龍應台與李家同, 還要我們跟他「揖讓而升,下而飲」?真這麼做,不只是對牛彈琴,更是人民揮刀自宮。阿扁現在靠什麼?老實說,就靠所謂的「制度」、「程序」、「憲法保 障」,他還能有什麼遁詞?所以他一聽到兩個頗孚眾望的清流型學者公開反對街頭反扁時,喜出望外還不足以形容,簡直是如天降甘霖。

阿扁最喜歡的敵人是馬英九,因為馬凡事不敢踰矩,扁欺負迂腐的人最拿手,馬還有個 2008要考慮,縛手縛腳,當然有很多事是做不來的,但是,倒扁的事,不假藍營出手,也有其必要性,不然陳水扁將之操作成「政黨對決、藍營反攻」的手法就 更肆無忌憚、更強悍了,那樣,反而模糊了焦點。

施明德不一樣,他現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在政治利益上,還能圖什麼?一個近年來在各式各樣的選舉裡都失利的人,卻還能在這次的倒扁行動中一呼百諾,這是阿扁怕的,因為陳水扁知道這後面代表的就是民意、純粹明確的民意!

施明德沒有什麼私利上的顧忌,再者,施明德跟阿扁過招的地方不是穿西裝、打領帶的場子,而是直接肉搏的相撲,施明德會用他的方法讓人民將心中蘊釀已 久的憤怒變成持續的反抗動能;然而,施只是催化劑,他不是事件的主體,因此扁營抹藍抹黑抹紅,都不是重點。這次倒扁,人民不再需要捧出英雄,扁營的醜化與 分化是不能奏效的。

近來各項調查的結果顯示,要求扁下台的比例都超過一半,《中國時報》的民調有七成人民要扁下台,而陳水扁貪腐團還在不斷爆出事端;李家同教授說,民 主國家有選票有任期,意思是說大家還要繼續忍下去;龍應台老師說,誰下不下台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制度,此言謬矣,阿扁能不能下台至為重要,因為這正關乎 台灣的民主能不能用一種健康而有效的方式走下去。龍與李啊,別讓你們的理性成就了獨夫的狂性;對一個失去恥感與責任感的權力者,天真與姑息,往往具有同樣 的效果。

source: 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peng/archive/2006/08/21/2264.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