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衝突危機 歷史站上檢察官肩頭

唐朝詩人許渾在《咸陽城東樓》中寫道:「溪雲初起日沈閣,山雨欲來風滿樓。」雖是寫景,卻生動描寫了一種不安的憂念,而這種不安憂念,也正反映了台灣許多人們的心情。

倒扁靜坐箭在弦上,社會對立也不斷升高,讓關心台灣的有識者陷入兩難,一方 面不容許自己漠視貪腐政權持續為禍,一方面又憂心群眾情緒過激,會有流血暴力、長期動盪的可能。畢竟,倒扁靜坐雖仍是體制內的民主手段,但終究有風險存 在,參與者都希望不生事,但生事究非絕不可能。這樣的危機能否消弭,說來沈重,恐怕正懸諸承辦國務機要費一案的陳瑞仁檢察官之手。

若問我是誰逼得人民走上街頭要求總統下台?我的答案不是陳總統,而是檢察官,倘若檢察官無法以決心和專業取信於民,使得司法在政治爭議平弭的過程中「失能」,人民除了走上街頭還能如何?

從近來諸多政府弊案中,承辦檢察官在偵辦過程中消極遲步、劃地自限的作為,委實令人難以苟同。以偵辦台開案的許永欽檢察官為例,輿論即強烈批判其調查邏輯,特別是在民生寓所的搜索問題上,異於通常經驗法則地迴避搜索,如何讓人不懷疑其以身分作區別考量?

對此質疑,許檢察官以此乃北檢的「集體決定」推卸。這個理由更令人氣結,許 君乃承辦檢察官,要搜不搜,若真有堅持,誰能動搖?並且在「集體意見」中,許君意見是搜是不搜呢?若本身即主張不搜,既為同流,就不必卸責於集體,若主張 搜,身為承辦檢察官卻不能捍守立場,擔當勇抗,更無由卸責於集體。正是類此侵傷檢察正義作為,使人民難以信任檢察機關,以致失卻冷卻沸騰民怒,讓政治爭議 有返進司法解決的機會。

但也正因如此,陳瑞仁檢察官的責任也更形重要。倘若在國務機要費一案中,陳檢察官能夠秉公明事,即時地完成公平詳實的調查,給國人一個清楚完整、合邏輯、可理解的調查交代,不但可以重振檢察機關在人民心中的信任,一場可能延燒的對立衝突,也有機會化解。

因此,懇盼陳檢察官能多擔勞苦,以全不設限、充分任事的態度,儘速還原國務 機要費案真貌,若總統無辜,則速還其清白,但若總統確涉不法,即便依總統的刑事豁免權,不能在總統任期內據為訴究,也應將儘速地調查結果公昭於世,讓政治 爭議能以客觀公正的調查結果為基礎,獲得平弭機會。

此外,國務機要費爭議已爆發近二個月,檢方卻遲未傳喚總統,筆者呼籲陳檢察 官格外注意調查的時效性,一來,國務機要費的案情相對單純,單據報銷有無不法,稍加比對即可釐清脈絡,無由拖延;二來,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尤其在社會激 情對立不斷升高的此時,檢察正義的儘速展現,已是唯一冷卻憤怒的管道,千萬不要等到群眾的憤怒越界,社會形成不可回覆的重大暴力衝突,屆時縱有可昭公信的 調查結果公布,為時亦晚。

歷史已站在陳檢察官的肩頭,全民都在屏息等待,陳檢察官在這台灣民主與司法的十字路口上,能否勇敢地作出足向歷史負責的關鍵抉擇。

source [聯合報] 陳長文/法學教授 2006.08.2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