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的困境-天機鬥巨門

大家都在罵阿扁,說阿扁講施明德不用寫求饒信等話尖酸刻薄,不像總統。
錯了!
阿扁實在太聰明了,他知道施明德的弱點在哪裡。
開創型的人本來就容易走極端,當烈士。
阿扁為什麼要激怒施明德?
政治鬥爭是很可怕的,他巴不得施明德走極端。
只要施一走極端,他就有反擊的正當性,而且還可把棋下給馬英九,要求馬英九鎮壓,一舉兩得。
只不過,范可欽救了施明德!

以 施明德這位開創型的人而言,沒有在年青時當成烈士,是幸運也是遺憾。想不到,歷史竟然給了他第二次機會。但是,台灣的主客觀環境和二蔣時期已經大不相同。 我在前文裡,其實是深深為施明德感到悲哀,對已患肝腫瘤的革命老人,生命的價值已經不在長短,而在死得其所。一旦他揭竿而起,他就已無後路可退,既然號 召”革命”,就要有悲壯成仁的決心。

龍應台、李家同的主張有一部份是對的,台灣已是一個民主國家,號召革命將會摧毀辛苦建立的民主果 實。因為革命代表激情,而激情,從來都是深綠的超級武器,不是以理性白領階級為主體的泛藍能夠擁有的。你看像汪笨湖,馬上喊出如果馬英九當選,南部就要獨 立的這種渲染內戰言論,藍軍做的出來嗎?

而我說龍、李的主張只有一部份是對的,原因就在於,台灣根本是假民主,真民粹,妄想在台灣建 立成熟的民主機制,只是緣木求魚。汪笨湖的言論,在過去就會是意圖分裂國土的叛亂罪,而現在呢?你民進黨的主張本就是分裂國土嘛!所以高喊台獨無罪,汪笨 湖只是喊出民進黨的心裡話而已,我打不過你馬英九了,那就隔江分治吧。這時的台獨已經退化成”南獨”了,真悲哀啊!現在的民進黨,和當年蔣介石戰敗,李宗 仁向共產黨求和,喊出隔江(長江)而治,又有什麼兩樣?輸家的猙獰嘴臉,只顯示出黔驢技窮,色厲內荏的無奈招數。

因此,當施明德喊出你倒我亡的革命言論,他是在用綠營的激情手法,卻要領導理性的藍軍去抗爭,不就註定要失敗嗎?穿鞋員外打不過赤腳漢,革命,向來都是無產階級的專利,於是施明德困境出現了。

如果不是民進黨自己草木皆兵,慌不擇路,用”鬥倒鬥臭”的拙劣手法來反擊,其實施明德的路很難走下去。

但正是王世堅之流幫了施明德大忙,以范可欽為首的智囊團開進了革命陣營裡,將悲壯的開創型宿命玩出了新創意。

新的訴求其實很簡單,不在乎一時的成功,卻要求青史的永久記錄。

因此,革命的極端性變成了人民心聲的傳遞,它像聖火傳遞一樣,你打響了第一砲,自然就會有人接棒,誰跑最後一棒呢?
在棒棒接力之中,范可欽成功的把革命的激情導引成為超級魔術變變變那種,只有一個本我,但卻化身無數的好”玩”。
在棒棒接力之中,能量會遞增,徹底解決了動員群眾運動中,能量遞減的問題。
民主嘉年華會開場了!

天機的范可欽,和巨門的阿扁都是支援型,當年他的廣告策略把阿扁送進了總統府,現在他的行銷策略會不會把阿扁踢出總統府呢?
阿扁只好挫著等。
一時的激情容易被分化瓦解,但長期的能量累積,那可不是兒戲了!
范可欽支援型的軍師性格,剛好與施明德開創型的英雄性格互補,讓英雄不再悲壯,也讓力量不斷加乘。
但是,呂秀蓮準備好了嗎?
亞洲週刊採訪呂秀蓮,問她大家都害怕她性格上的不可預測性。
呂秀蓮說:”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怎會不可預測?”。
哈,從這句話就知道,呂秀蓮還沒準備好。

所謂政治,就是交換與妥協的遊戲。
大家說呂秀蓮的不可預測性,其實是指她這種開創型個性的無法掌控,無法協調,這才是政治大忌。
因此,她不論說了幾次”除了總統以外,我最熟悉政務”都沒有用。
但她只要說:”我上任仍會堅持四不一沒有,仍會尊重黨派的協調,會組全民內閣。”。
嗯,她就會是那跑到終點的最後一棒。
08年,呂秀蓮的廉貪對上馬英九的太陰,馬英九有贏的機會嗎?
施明德的困境解除了,馬英九的困境還在。
台灣的困境也還在。
誰能解套?

source [張盛舒的話]

One Response to 施明德的困境-天機鬥巨門

  1. 阿海 says:

    敬請要求相關人士終止脅迫頂罪之行為:
    許勝雄先生:仁寶負責人。
    (邱顯寶)先生:仁寶的大股東,林柏青與邱文甫之祖父。
    邱淑娥女士:桃園國中的退休老師,(林柏青與邱文甫之姑媽)。
    邱文甫:就是因為其父親英年早逝,無疾而終,所以一發。
    林柏青:就是熱情相挺,結果不可收拾。

    就只是一個 緣盡!Over! 如此而已。
    *陳情 & 規勸阻止(卻)
    立法委員您好:
    關於仁寶方面與案件相關之人士,運用電子科技技術製造混淆(桃園地區或更廣範圍的“noise”),毀謗本人與諸多重大刑事案件相關,並且危及本人之 job & life,本人已針對對方的侵擾內容做出必要之釐清(已向桃園地檢署呈遞申訴)。
    *運用電子科技技術製造混淆:以微弱的訊號,以隻字片段、真假難辨、或狂妄不實的說詞,廣泛地製造擾亂的情形。

    案件補充說明:
    1.本人外島服役期間,(黃)姓士兵死因堪疑與羅致罪名事件:
    *黃姓士兵當時是某據點之士兵,敝人當時之職務為守總機。
    *當時曾監聽得自外界打給連上之可疑電訊,或可推定是外力涉入,以掩飾他人罪行。
    *造假軍中記錄一事,明顯是責任歸屬問題。
    *顯然是對方用以脫逃及脫罪之藉口。
    2.關於對方毀謗本人與劉邦友命案相關之案件部分:
    *血手印一事造成對方形跡敗露:
    記得在許多年前,通說是兇嫌者,於案發後不久的某日零晨時間,於本人玩PC-Game時,疑是屋外有人,喊聲“誰啊”,驚走兇嫌,隔日鄰居發現一血手印,並報警處理,而為我所知悉明白。
    隔日鄰居發現一血手印並報警處理:當時之住所。
    隔日鄰居發現一血手印並報警處理:報警處理為鄰居黃先生,
    警員臨行時問黃先生一句“是不是伊”,隔壁鄰居則回答“不是嘿勒啦”。
    *龍德星神位早就已經踩很久了:通說是兇手反方相逃逸,在土地公廟又留下一記。回想起當時兇嫌之逃跑聲,的確如此。
    *由當時報紙刊登的相關報導(小南門幫與桃園縣警界大風吹),與做出捏造事實之偽造 文書(“頭與屁股都分不清楚”)之日期相比較,可以明白是對方無視於“xx條人命關天”的事實,刻意造假。

    Issues:
    *所謂的“一發不可收拾”究屬故意或過失!
    文甫之父英年早逝,究竟是何原故:“慘遭滑鐵輪”!就是拿破輪的意思嘛。
    *究竟誰經常往來,誰不曾往來!有須要對決(脅迫頂罪)那麼久嗎!
    *潛在性因素:有“同父異母”、“正統之爭”、“死於帶綠帽”之說!以及現在對方之財產繼承問題。
    *影響考生權益:於參加中華民國的國家考試時,對方“拿83年服務證到考場調查案子”,“影響考生權益”。加上之前本人求職時,對方刻意造謠,危及本人之 job & life,對方之做為,講難聽一點,就是滅口的具體表現。
    *社會問題:
    (1)對方運用電子及科技技術製造混淆之情形,遲遲無法解決。使用包括GPS、GPRS以及所謂的“裝炸彈”(以不符合規定的情況,將手機到處盜接於電話線上)等等,相關之電子及科技技術,造成“noise”的情形。
    (2)對工業安全與衛生(Industrial Safety and Health)是否構成某種程度之危害。
    (3)對方使用多種電子技術,對特定人士或不特定人士構成侵犯隱私、妨害自由之問題。

    結論:
    敝人只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老百姓,並非對方之人員,遇到像他們家族那樣、發生那麼多既血腥又鬼厲的內部鬥爭,勢必撇清關係、表明立場,勢必選擇閃避。敬請顧念及廣大的社會人民受到“noise”影響的現實問題上,有能規勸阻止(卻)仁寶方面與案件相關之人士,終止一切的侵擾,緣盡!Over!拜託再拜託。
    Reporter 阿海 敬呈
    2010/10/2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