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Yahoo!奇摩害怕的無名小站

○○五年初的寒冷夜晚,無名小站的站長群簡志宇、林弘全、邱建熹三人拖著疲累步伐,在夜半 時分爬上一棟四層公寓的加蓋頂樓,準備鑽入橫在簡陋客廳地上的三綑睡袋。當時他們只想溫暖地睡上一覺,誰也沒想到,當時看似落魄的他們,創造了今日台灣流 量第二大的網站,僅次於成立已有九年的台灣知名網站雅虎奇摩。無名小站,一個結合部落格、網路相簿、社群和電子布告欄(BBS)的社交網站(Social Network Site),目前擁有二百五十萬有效會員,會員人數每天以五千到一萬人的速度增加中。

每天牽動二十萬名網友的心
根據Alexa網路流量資料,無名小站的全球平均排名已晉升為第三十二名。無名小站的流量超過了全球最受歡迎的相片網站Flickr(排名 四十),也超過了美國網路元老AOL(排名三十六),和CNN網站的排名在伯仲之間,勝過日本的樂天市場和Livedoor,也強過Digg。

締造這項台灣驚奇的,是六個不到三十歲的七年級生,而整個無名小站的使用者,也有六○%是年齡在十六到二十四歲的七年級生,再加上八%的八年級生。

這樣一個由年輕人搭建起來的Web 2.0網站,如果晚上忽然當機一小時,估計有二十萬個年輕人手足無措、失魂落魄而不曉得該做什麼好。當然就更別提這樣的超人氣網站,已經吸引廣告客戶的目光,今年營收將上看兩億元台幣,預估其中有五成來自廣告收入。

無名小站是在二○○五年初決定商業化的。頂著光頭,綽號小光的林弘全,現在是無名小站的產品發展事業部協理,說起那時,「因為熱水器裝在室內,窗戶不能關,我們就像在戶外睡覺的感覺,早上醒來,感覺胸前一片露水,起床後手腳僵直,又立刻趕往辦公室去修改程式。」

靠著天時.地利.人和竄起
「那一年冬天,真的好冷、好冷!」想起那年離開學校到台北工作的情形,小光眼角閃著晶亮。

除了創業維艱,無名小站能夠突然發跡竄起,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呢?

無名小站董事長兼總經理的簡志宇說,這一切靠的是天時、地利、人和。

天時是無名小站很幸運地趕上Web 2.0媒體平民化、人人渴望分享的時代潮流;地利是無名小站發跡於交通大學,感謝交大師長的鼓勵創新與協助;人和則要感謝所有喜歡使用無名的網友,以及無名的投資者和一起願意為無名打拚的夥伴和員工。

一九九九年,簡志宇是交大資訊工程學系的大一新生,因為興趣而架起BBS。無名小站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就只是個名字,而「英文名字wretch是翻字典找的,這個字有點叛逆,帶點搖滾的味道,但感覺很酷,就用下來了,」簡志宇表示。

當時無名小站並沒有什麼人知道,就是幾個資工系的朋友在使用,口耳相傳後,逐漸成為系上最多人使用的BBS。

簡志宇說,考上研究所後,時間充裕,喜歡在網路上看美女照片。大約在二○○三年,身邊許多同學開始有了數位相機和女朋友,他們出遊後,想把照片擺上網路、與朋友分享,卻找不到好用的地方,在「貢獻所學、滿足別人」的虛榮心驅使下,他應朋友要求寫了相簿程式。

二○○三年九月,無名小站推出網路相簿功能,「一出來,當然是狂抱怨,」簡志宇大笑。為了消弭抱怨,好勝的簡志宇不斷改寫程式,逐漸地抱怨 聲減少,讚美變多。接著無名小站又應「使用者需求」推出部落格功能,只要用一個帳號,就能使用「BBS+相簿+部落格」服務。這太方便了,在網友奔相走告 之下,無名小站的人氣從交大向外擴散,使用者遍布各大專院校。

由於相簿和部落格的帶動,無名小站的流量大增。二○○四年八月,《中國時報》報導了無名相簿在年輕世代裡的大膽使用行為,更讓無名小站聲名大噪。

大當機後開始思索未來
由於無名小站愈來愈大,簡志宇一個人已經管不動了,於是拉了資工系計算機中心(系計中)工作的學長和學弟一起來管。二○○四年年中,無名小站的會員已達二十萬名,流量和使用率很大(使用七百二十小時後,可有五百MB的空間),讓無名小站不堪負荷。

原先無名小站是拼湊系計中「淘汰但仍可用」的機器和硬碟,系計中也因為分散式架構的學術計畫,分配了一些硬體資源給無名小站。然而無名小站 的高流量卻讓大家提心吊膽,每到晚上尖峰時間,簡志宇說,就像韓信點兵般,隨著使用狀況隨時動態調配機器,一直要到凌晨以後,流量逐漸變小,大家才鬆了一 口氣,「呼,又平安地度過了一天」,趕緊回宿舍睡覺。

「更動過的架構,等晚上再回來看今天會怎樣,就這樣一天過一天,每天都很累。」有時候也曾想,「早知道如此,一出生的時候,就弄死,」簡志宇笑著引用母親嫌他長大調皮時,常和他說的玩笑話。

也因為這些夜半「調機器」的戰鬥活動,讓簡志宇和計中的學長、學弟們成為無名的團隊。從此,簡志宇、吳緯凱、林弘全、邱建熹、陳軒盷和潘韋丞六人成為站長群,培養出堅定的合作默契和革命情感。

二○○四年十一月,一次嚴重的大當機,讓無名小站完全停擺。簡志宇說:「那時候的心情是,終於解脫了。」誰知道,系上卻接到無數的抱怨電話,甚至還有他校老師打電話來,說期末考的考題在上面,手上沒有備份,請無論如何要救回來……。

「這時候,我才了解,原來經營一個網站是有責任的,網友信任我們,把東西擺在這裡,我們不能就這樣不管了。」於是站長群們開始展開無名小站救援行動,六位站長自己湊了五十萬元買硬碟,七天大停機的時光裡,他們不僅努力恢復網站,也開始認真思考無名小站的下一步。

邁向商業化飽受批評
不是生,就是死。既然選擇活下來,選項有三個:一是繼續留在學校,二以基金會的方式存在,三是徹底商業化、開公司。剛開始簡志宇和其他站長群的想法都還是將無名小站留在學校,由學弟一屆屆傳承下去,但是學校資源有限,必須限制使用人數,這是大家所不樂見的。

於是決定和二十萬名使用者說明情形,讓使用者了解狀況,請使用者贊助無名小站。這段時間可說是無名小站最黑暗的一段日子,因為找贊助,不免牽涉到商業利益,而無名小站仍在學術網路之內,於是網路上充滿了批評言論,連帶的使交大和資工系的教授都受到了責難。

雖然網友的使用率很高,但無名小站的募款、尋求贊助之路並不順遂,當時無名小站每天淨成長一千名使用者,估計每個月的硬體需求費是五十萬元。募款活動結束後,結算下來不到十萬元(其中還包括兩顆硬碟),對無名小站來說只是杯水車薪。

自從無名小站見報之後,想要投資無名的人就不少,想要買下無名的企業也有,「但是開價三十萬,會不會太離譜了?」簡志宇激動地說。

「三十萬,我們六個人一人接一個案子就有了,以我們在科學園區的工作行情,少說也有百萬年薪,這(無名小站)是我們辛苦養大的小孩,三十萬怎麼可能?」會開這種價錢,這真是台灣網路創業的困難與悲哀,簡志宇嘆息表示。

陸陸續續接觸到的投資者或購併者,都不能讓簡志宇等人放心地交出無名小站,一直到遇見富貴投資開發公司負責人賈文中。在尋覓合適的投資者過 程中,站長群們已經有點失望和倦怠,和賈文中碰面時,他們很直接地把心中的要求提出來,如主導權和經營權等,沒想到賈文中覺得他們坦白的可愛,都答應了。

在簡志宇看來,賈文中是無名的「天使投資人」(編按:指具有一定資本的個人,對小型原創或初創企業進行一次性前期投資),拿出一千萬元讓無名小站爭取時間,繼續存活下去,同時也教導他們在找到下一個投資者之前,無名小站應該要有穩定的獲利來源,這樣公司才能長久經營下去。

創業初期夥伴同擠加蓋頂樓
確定成立公司的計畫之後,六位站長除了陳軒盷、潘韋丞外,四人一起到台北工作。在熱情網友分租的頂樓加蓋客廳裡,簡志宇、林弘全和邱建熹睡了三個月的睡袋,最後因為房東誤會網友當二房東,他們才找了間小套房入住,也才終於有了床鋪和棉被可睡。

不過,三個大男生睡在一張雙人床的艱苦,卻比不上網路上不斷襲來的尖銳批判,「那真是一個很冷的冬天,」同樣北上卻借住在親戚家的吳緯凱說:「每天我們四人不斷工作,從早上八點工作到晚上十一、二點,只希望無名小站能更好一點。」

由於無名小站移出校園之後,轉放在和信Giga,「Giga的機房位於內湖,我們沒有錢坐計程車,坐公車到最後一站,還要走上至少十五分鐘才能到機房,」回想起二○○五年年初,正式成立公司的前後,也不過才一年半的光景,卻讓吳緯凱和林弘全感嘆不已。

二○○五年三月,正式成立無名小站股份有限公司。同時為了解決「濫用學校機器和學術網路頻寬,最後竟落入私人公司口袋」的爭議,無名小站拿出一千萬元回饋交大,做為技術移轉費用。

幫耐吉打廣告一戰成名
同時六位站長群也逐漸依興趣與專長,各自調整出在公司的角色。開始負責打拚業務的林弘全說:「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自己真是單純得可笑。」

林弘全表示,自己完全不了解台灣網路廣告環境的生態,「那時候我們大概一天撥一百多通電話,」想要找客戶在無名上登廣告,「常有人反應,你們不是叫無名小站嗎,怎麼還說自己有流量、很有名?」林弘全笑中帶淚地說。

很幸運的,二○○五年四月耐吉(Nike)剛好有一筆網路廣告預算,想要下到無名小站,但是卻沒有信心,透過廣告代理商的牽線,林弘全終於能到耐吉簡介無名小站。

沒想到耐吉的「尋找巴西Look的你」活動,卻讓無名小站一舉成名。「無名小站導引到耐吉活動網站的流量,和無名小站找到的年輕美眉和帥哥,都顯示出無名小站的使用者就是廣告客戶最想要的黃金消費者,」林弘全說。

除了廣告營收外,無名目前另一半收入來自使用者付費。二○○五年五月,簡志宇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貼出「無名小站的過去、現在、未來」,揭示無名向使用者收費的計畫。

一如往常,網路上立即議論紛紛,贊成者與撻伐者均有。不論網友唱衰無名也好,還是搬出無名也罷,無名小站還是走向既定的收費政策,「目前收費的比例大概占三%到五%,」無名社群溝通部協理吳緯凱說。

致力客戶服務弭平收費爭議
吳緯凱表示,付費一定要讓網友覺得值得。無名一向以線上討論區回答網友問題,在回答問題前,社群溝通部的同仁會花時間徹底了解用戶,甚至連他的留言版、相簿和網誌都要逛一遍,清楚用戶的困難,然後才做答,「不是機器人回的,user喜歡的是人,」吳緯凱一板一眼地說著。

為了增加社群使用者的黏著性和活絡度,無名也常舉辦活動,像「線上遊戲的一百種死法」,要網友貼出玩遊戲慘遭淘汰的畫面;「網路大樂透」要網友隨便猜六個數字……,簡單、好玩、有趣的活動,都是維持社群、永保高人氣和高流量的作法。

吳緯凱說,這些活動也許不起眼,不能和其他大型Portal的活動相比,但卻直接有效。林弘全更進一步表示,去年部落格很紅,大家都說無名 是台灣最大的BSP(Blog Service Portal),今年大家都在談Web 2.0、使用者產生內容,好像也是在說無名,「人家是乘著Web 2.0的浪頭前進,其實我們根本就是在浪裡面,我們只是跟著網友走。」

今年八月,無名小站參加了「台北電腦應用展」,除了在會場和群眾親身接觸、介紹部落格和相簿功能外,現場還販售無名金卡(使用者付費的套餐之一),即使爭議不停,無名小站的收費制度畢竟還是風風雨雨地走過了一年,「現場有不少人購買,因為打八折啊!」吳緯凱說。

就這樣,「靠著兩條腿走路」,廣告加上使用者付費,無名小站在二○○五年底開始獲利,更喊出二○○六年營收邁向兩億元的計畫。(截至目前為止,業界預估無名營收已至少達一億五千萬元。)

吸引國際創投公司注意
二○○五年三月,無名小站正式登記成為公司時,雅虎買走知名相簿網站Flickr;二○○五年七月,無名小站正在辛苦爭取廣告客戶時,新聞集團買下社交網站MySpace。

正當Flickr和MySpace的創始人選擇出場之際,無名小站的站長群卻選擇繼續苦撐,「兩千萬還沒燒完,已經讓很多人很驚訝了,現在全球流量排名第三十二,(一度晉升至第二十五)連國際的創投公司也看到我們努力的成績了,」簡志宇開心地表示。

若以全球流量看來,無名已經達到了世界級的水準,晉升世界前三十二強,正好可以角逐Web 2.0的世界杯呢!每個故事都有結束的時候,這篇無名小站的故事也該結束了,但一歲半的無名小站,在真實商業世界裡的成長故事,才正要開始呢!

source [數位時代137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