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策錯誤有救 貪污則殺無赦

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嗎?!前策已決,通常後援仍有望,因為不管多大決策都只在總成果中佔極小份量,所以千萬不要拿來跟貪污比,貪污是會嚴重損害政府或企業的道德和形象。
20、30年前,高希均先生提出一句名言:「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他嚴厲挑戰政府機構及企業因決策錯誤造成公帑浪費的嚴重性,原意應該是說,在政府與企業的運作中,貪污很可怕,但還有一種事比貪污更可怕,就是「錯誤的決策」。

但 「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這種觀念,在許多外商經營管理中是完全不通。以成立203年的杜邦公司為例,標榜「倫理道德」(et hics)的核心價值觀,倫理道德是比貪污標準更加嚴峻的,如果你在出差旅費申報中偷加一天1、2百美元的旅館費,被抓到鐵定開除,縱然你是明日之星,也 殺無赦──杜邦每年在兩岸三地及世界各地都因這樣類似案件開除不少人。在許多洋公司裡,如果你因決策錯誤讓公司損失巨額金錢,只要講清楚、說明白,還是有 可能被諒解的,搞不好還陞官。

決策涉及流程是可控制的
什麼叫「錯誤的決策」?其實,決策不只有錯誤與正確之分,也有好與壞之別,不可不察。你看過羅馬勇士鬥老虎的戲碼嗎?

一位勇士被迫從兩扇門中選一門:一門後是美女,另一門後則是猛虎。勇士選定一扇門後,決策就完成了,決策的結果是錯或對,立見分曉。

你看過美國太空船升空的場景嗎?如果太空船在升空前出了些小狀況,有些細節需不需立即改進?要不要延期發射?有待評估,如果你最後決定準時發射,太空船卻爆炸了,那麼這種決策就是好與壞之別了。

好或壞的決策會涉及流程(process),是可控制的,壞決策常有「非壓迫性失誤」(unforced errors),原是可避免的,也有很多現成技術可資應用;彼得杜拉克與許多管理大小師都一直在「誨人不倦」,就是希望避免做了「壞」決定。

至 於錯誤的決策則直指結果(outcome),常屬無法控制,後果已然存在,常難以避免,人生常充滿這種抉擇:我決定唸高職,不唸高中;10年前,我決定進 台電,不進台積電…,隱隱然各自走向不同的命運,只是對錯未能立判罷;或者,你正在掙扎介入一件「很難」被發掘的貪污案…,你是放膽貪小污,快樂一陣子, 或堅守誠信,繼續受苦受難?抉擇是痛苦的,是有好壞之分,也有對錯之別。

「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中的「錯誤」決策其實是指「壞」的決策,「壞」決策的救法很多,是不用太悲觀或覺得太可怕。前策已決,後援仍有望,古今中外皆然,但千萬不要跟貪污比,真的是兩回事。

大 老闆們的重大決策,真的是那麼驚天動地影響未來嗎?柯林斯( Jim Collins)在《基業長青》至《從A到A+》中對決策實務有精闢的見解,他在《財星》(Fortune)雜誌今年6月75週年慶專訪中,分享了他發掘 的決策「秘密」。他說,「最後的總結果,事實上是得自一段時間內、一連串大小的決策及其後的良好執行力。而不管多大的決策都只在總成果中佔有一小份量而 已。」

這一小部份有多小?柯林斯進一步的「定量」描述:「以對總結果的影響而言,一個大決策不會像在總分100中佔去60分,更像是佔有 6分而已。於是,其他許許多多的0.6或0.006一齊加總後,終於形成總成果。」

結果是決策和執行力的總合
在 我30餘年國內外工作及顧問生涯中,深有同感這樣的「秘密」。一大決策後的許多小決策及執行力才是總成果的關鍵,如果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說aondor(直率)是商業中最大的骯髒小秘密,,那麼這個6/100的數字及背後意義也是公司決策作業上一個很大的骯髒小秘密了。

畢 竟,現代的決策世界不像蘋果下落,可利用萬有引力推算時間、速度、軌跡與落點,更像樹葉飄然而下,各方作用力齊集,成了一個不斷演化(evolve)的過 程,只是我們還是盡力在規劃落點。在決策上,你可以犯錯嗎?柯林斯說:「在真正的大決策上,你可以犯錯,有時甚至大錯,但仍然可以勝出 (prevail)」,只要5中對4就行了。

決策的英文是decision,拉丁原文是decidere,意即「to cut of f」。聯電副董事長宣明智有鮮明的中文說明,說那是「決斷」,從許多選擇中決定其一,然後斷絕其餘;不再迷戀,勇往直前。拉丁原文的清晰含意,讓你更像羅 馬武士?事實上在這充滿不確定的現代企業環境,這樣的決策常常是成功要素之一。

我常提醒老闆們:你是在做明確 (clarity)的決策,還是在等正確(certainty)的決策?正確的決策需要時間,需要充分資訊,等到那時常已失去市場先機;所以國外許多大公 司的CEOs常說,有70、 80%資訊與把握就出手了,較小的公司50、60%就出手了,這是rea dy、fire、aim,是由ready、aim、adjust、fire轉過來的。

不過,國內有些老闆20、30%就開火,倒是開火太快了,聽說台灣有老闆到了上海,與合夥人坐下來後才問:「我錢都已匯入好,你到底要做什麼?」這個老闆不用資訊太勇猛了。

明 確決策是要講清楚說明白。資訊仍不足但要能做出適時的明快決策,很有決心、夠勇氣,不全來自科學分析。一位老闆說他宣佈決策時,腳有點抖,但不能被發現, 因為如果被發現只有60%的信心,員工們會自動把信心度下降至30%;有些老闆下的決策不是「明確」的決策,因為他一直在等待一個更「正確」的決策,於是 只對部屬提供一個模糊、懸疑的決策;因此,執行力從上到下一路下滑,「好」的決策變成「壞」決策,最後好像又變成了「錯誤」的決策──成了命運捉弄人?

定罪的法律是最後一道防線,領導人在之前還有原則、信仰和價值觀必須謹守。

「錯誤」決策會比貪污更可怕嗎?絕對不會!貪污 是死罪,無論大小都應該被開除,那是ethics、honesty、integrity的嚴重違反案件。現在,大小貪污案件不斷,令人痛心,不能再給貪污 任何託辭,包括「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這種誤解誤用。許多歪理如:我的是小貪污(比老闆的小多了),是必要之?(為了拉住客戶?為了生病老母?)還 有,你貪污的定義是什麼?我們認為是人情世故?我是無辜的…。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在英國劍橋大學學法律,他之後在新加 坡推動ICAC(廉政公署),卻執意違背英國傳統法律──英國法律傳統說:直到被定罪前,都是清白的。他說那樣他抓不到人,於是要求:以待罪之身,證明自 己的清白。最後結果是,他成功推動新加坡廉政,後來香港ICAC學他的模式,也成功了。

定罪的法律是最後一道防線,難道 這麼多「領導人」事前抓不住方向,看不清未來,弄不清是非對錯,一定要靜待「最後一道防線」來判定?身為「領導人」難道不知道在最後一道防線之前,還有原 則( principle)、哲學(philosophy)、信仰(believe)、價值觀(v alues),乃至常識法則?如今一道一道都失守,只能靜待最後一道判決?

哈佛大學一位教授說:「今日的倫理道德,是明 日的法律」(Tod ay’s ethics,tomorrow’s law.),只要我們靜觀沈思這10幾、20年來週遭變化,不難在工商界發現很多這種實例。退一步說領導人假使只關心「法律」,也不應只關心條文(然後鑽 漏洞?),更應重視法律的實質內容與精神。「領導人」總要跟「跟隨著」有不同的視界、企業文化──含價值觀的認定與塑造,已成台灣企業經營很重要的一環。 貪污,乃至更嚴苛標準的倫理道德的違反,應該被制止並懲罰,從個人、從小事、小公司做起。

你還是認為錯誤的決策或壞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嗎?或許,以純「浪費公帑」的角度來看是對的,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以個人人格、企業文化、國家文明與經濟發展,甚至決策過程的正常化等諸多角度來看,希望我們以後不要再過度引述這種頻生誤解的話了。

或者,一個更簡單的結論是:「錯誤的決策」與「貪污」是蘋果對芭樂,不能比的,就不要再比了;未來文明世界應該是:決策失誤不要緊張,仍然可以彌補,可能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但,貪污是死罪一條,不管大小,誰也救不了!

(作者為韜略顧問公司總經理)

source [工商時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