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委提名 向總統說No

陳總統表示,願依政黨比例重提監委名單。這個議題才拋出,他的女婿、親家就因內線交易被台北地方法院判決有罪。我想對比這兩個事件來談談,我們該如何看待陳總統重提監委名單之舉。

將近兩年前,筆者曾在報紙發表「難廢則凍之──無限期擱置監委同意權審查」,沒想到一語成讖,監委同意權果被凍結至今。但如果今天再問我,該不該繼續凍結監委同意權審查,我的答案不但是「該」,而且是「更該」。

在報章上常看以事後諸葛的方式,假設性地判斷,如果過去這一段時間,監察院未因監委同意權凍結遲未過,監委不致懸缺,那麼官箴應不至於如此敗壞。這樣的意 見似乎是「健忘」了些,大家不妨仔細盤點監委未懸缺時監察院的政績,可曾辦過、抗拒過半個當朝權貴?不敢打老虎的監察院,還因此博得「蚊子院」的笑名。

如果要我評價監察院有史以來的表現,筆者反而覺得,在監委懸缺這段時間,才是監察院最有成就的時候。在這段「沒大人」的期間,監察院審計部,硬是不屈從總 統威壓,糾舉總統在國務機要費中的不法情事,並移送法辦,因此乃有陳瑞仁起訴第一夫人的歷史之舉。試問,如果監察院有個陳總統提名的監察院長「坐鎮」,硬 要審計部將案子吞掉,甚至比照主計處的懦弱奉隨,蓄意曲解法令,說總統並未違法。審計部能否有今日的風骨堅持,還很難說吧?

拉回地方法院對趙建銘等人的判決,為何地院可以無視權貴,秉法為判?乃因我國的法院系統歷經司法改革,大致上已不受行政權的制約,而能獨立行使職權,行政黑手延伸不及,法院就比較可能秉公依法為正義之判。

倘若法官是總統任命,或者其與檢察機關受到類似的行政制約,那麼,大家還能期待地方法院作得出今天的判決嗎?同理,監察院的職能彰是不彰,有無監委並不是 重點,有「什麼樣」的監委才是關鍵。被一個涉貪涉腐的總統所提名的監察委員,別說期待他們敢打老虎,飭辦彈劾貪贓枉法的高官權貴,就算出現濫用職權曲意護 航的情形,也不致太令人驚訝。

而另一種認為要讓監委儘速補實的意見,則是認為監察院是五權憲法所定機關,不宜令其空轉。然而就整飭官風的功能言,監察院除了打蚊子的功能以外,早就名存實亡了。如果只是要個蚊子院,補強公懲會的職權功能即已足矣,不必每年上近廿億,養個偌大的監察院。若真要打老虎,應該思考的則是透過修憲(雖然門檻很高)把監察權移交給擁有民意基礎、真正有能力糾彈高官的立法院方為正途。

此外,監委有任期保障,一任六年,台灣人民已經受夠一個舉家身陷弊案,卻戀棧不去的總統了,罷免案、彈劾案均出不了立法院、司法審判少說也要一年半載,制 度內我們肯定是拿這個總統沒法了,卻還要讓他所提名的監委,擔任最高監察文官到二○一二年,比○八年選出的總統做得還要久?

最後,筆者要在嚴正呼籲自認清達、立身端正的社會意見領袖,如果大家不想清名受辱,請對這樣的總統行使「道德拒絕」,拒絕接受這位涉貪總統的提名,不要貪 圖那六年的官權,而甘願自辱清譽。如果,這個社會上有些年輕學子,都有不屑領「總統獎」的道德勇氣了,所謂社會賢達卻禁不官位的誘惑,那算什麼賢?算什麼 達呢?

source [聯合報/陳長文/法學教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