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還有希望嗎

南方朔

隨著立委改選和二○○八大選的暖身,整個台灣的政局從開年以來即動作頻頻,情勢詭譎。但讓海內外皆無言以對的,乃是就在這個台灣可能巨變的時刻,國民黨反而士氣渙散,不但領袖的職能不彰,甚至內鬥趨緊,有再次分裂之可能,於是,人們不禁要問道:國民黨到底怎麼了? 國民黨真的到底怎麼了?面對當今的政局,民進黨基本上是在以台獨意識形態裡「四百年來最後一戰」的心態來對待。他們深知只要贏了這一戰,不但所有的貪瀆非 法醜聞可一揭而過,而且贏了這一戰,藍營即會潰散。一個真正萬年執政黨即可誕生。也正是基於這樣的意識,他們才會用盡一切手段,讓阿扁的「大問題」變成 「沒問題」,也才會有系統的在教科書,以及中鋼、中油和中華民國郵政,以及中正紀念堂、中正路、慈湖陵寢等具有符號指標的問題上製造話題,藉著操作符號而 引發亢奮,從而淡化掉諸如經濟崩壞、政府管治不良、甚至貪腐橫行等實體問題。過完舊曆年,操作「二二八」以及「修憲」等問題必將一波波湧現,一直搞到二 ○○八年。它的人事布局、政策賄選、群眾動員也都以此為主軸。我們已有預估到,最近數十年來所有的獨派課題必將在今年完全集中,展開大匯演,將內外敵對意 識和亢奮情緒發展到最高點,何止陳唐山改名陳玉山不足訝異,陳致中改名陳致台也在早晚之間。

面對這種時代的變化,台聯其實也沒有絲毫放鬆,李登輝曾將台灣喻為「政治內戰」,他儘管實力已弱,但至少仍能以打「政治內戰」的態度不時對民進黨發動攻勢,並整合其周邊學者專家的力量,儘管形勢不利,卻鬥志亢揚。

而唯一缺席的,卻顯然就是國民黨了。民進黨有本領把陳水扁的「大問題」搞成「沒問題」,把必敗的北高市長選舉打成小勝;而國民黨卻把個根本 「不是問題」的特別費案搞成「致命問題」。也讓必勝的選舉搞到反勝為敗,整個國民黨就被一個特別費案框死,不但士氣瓦解,甚至內鬥更甚。

因此,國民黨到底怎麼了?而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一點也不困難。北伐之後,當時駐華的鮑羅廷曾在會見國民黨要角廖仲愷時說過:「國民黨已 死,只有國民黨人,而沒有國民黨!」這是直到如今都極有反省價值的警言。他的意思是在北伐之後,國民黨即失去了一個政黨該有的領導性,一個黨缺乏了領導 性,黨在卻形同不在,只剩貪名圖利,想做一官半職的「國民黨人」而已。易言之,這個黨已失去了最重要的內在精神和意志。最後連判斷問題的能力也一併失去。

就以特別費案為例,由去年四、五月間民進黨市議員死纏爛打,它本來只是個假問題,但卻在國民黨自己的顢頇中真的被打成了一個嚴重的真問題。國民黨在應付這個問題時的無能、失措,真的讓人歎為觀止。

再以過去將近七年的朝野互動為例,國民黨對自己在野黨的角色始終缺乏認知,因而永遠處於被動姿態。它畏懼於有效監督,似乎一扯到「藍綠對決」它就理不直氣不壯,於是那邊毫無顧忌的天天「藍綠對決」,這邊一聽「藍綠對決」即畏首畏尾,朝野的消長因此而注定。

而這種結果的形成,真正的關鍵乃是在於國民黨的體制和文化。國民黨過去長期執政,其領袖養成當然出身行政體系,學官旋轉門乃是唯一途徑,連戰那些老輩如 是,新輩如馬英九、郝龍斌、黃俊英等亦如是。這種人謹慎有餘,企圖不足,可以在太平盛世當個不錯的官吏,但一到了群眾政治時代。過去的優點卻成了致命的缺 點。他們面對真正的問題沒有抗壓性,動輒手忙腳亂,判斷錯誤;而更嚴重的是他們都缺乏真正的領袖意志,沒有意志當然不可能有領袖之語言,他們畏於向別人挑 戰,也無法應付別人對他們的挑戰,當畏於向別人挑戰,整個黨即無法在挑戰中出現團結,也無法透過持續的挑戰,型塑出自己的見解。近年來,台灣許多評論者都 指出國民黨缺乏「論述」,但大家都疏忽了「論述」不是平空產生的,它只有透過持續向對手挑戰,日積月累,完整而清楚的思想始可能出現,國民黨的缺乏「論 述」,不在於它沒有「論述」本身,而在於它連形成「論述」的那個條件─即要有「挑戰意識」都告闕如!

因此,孫中山先生所說的「思想、信仰、力量」,在國民黨內並不存在,這也是長期以來國民黨始終被外界勢力見縫插針,已多次分裂的原因。在 台灣獨派的心目中,只要造成馬王分裂,過去長期以來肢解國民黨的大功即告完成。國民黨即可在歷史中被埋葬。而根據最近這段期間的變化,這一天其實已不在 遠!

也正因此,從農曆春節後,台灣的「政治內戰」已注定將全面展開,對民進黨這固然是「四百年來最後一戰」,但對國民黨則可能是更嚴峻的會不 會被歷史埋葬的生死之戰。但整個國民黨對這種問題的嚴峻性卻仍然恍若未覺,上焉者仍被特別費案的瑣瑣碎碎法律字眼綁死,搞得心神渙散;而下焉者則新仇舊恨 發作,內鬥之激烈更甚於外患。國民黨內亂方殷,其實已不必等到年底立委選舉和二○○八大選,未來兩三個月內即可看出大勢!

因此,在這個時刻回頭咀嚼鮑羅廷當年那句「國民黨已死,只有國民黨人,而無國民黨」,實在讓人既恨且憂。恨是恨鐵不成鋼,銹成一堆破銅爛 鐵;憂的是在政黨互動中,一方既狠且勇,敢於無所不用其極,而另一方則畏首畏尾,既不敢挑戰,而只寄希望於台灣政經形勢的惡化,這時候,整個台灣就會在無 能及錯誤裡每下愈況,碰到錯誤就改的「微調政治」將無法存在,最後則是台灣搞垮再說這種「鉅調政治」當道,而被犧牲掉的則是台灣人民的福祉!

有鑑於時日的緊急,國民黨上上下下,其實已到了必須做出大決斷的時候了。從北高市長選後,國民黨氣勢已一泄如注。亢奮的一方日益亢奮,而心情鬱卒的這一邊則早已懷憂喪志到了谷底,如果繼續軟趴趴,國民黨不會有明天已可斷言!

source [中國時報] 2007.02.1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