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馬英九 悲情可使馬更本土

楊泰順

高檢署以貪汙罪將這位現任的國民黨主席提起公訴,這項起訴的決定,不僅衝擊了馬對二○○八總統大選的佈局,也同時影響了國民黨內的權力配置, 未來勢必將掀起台灣政壇的滾滾巨浪。也因此,各界對檢察官所引用的法條與心證,數月來便已反覆討論,但看法依然仁智互見難有共識。在法院未做最後宣判之 前,或者我們可以拋開法條與事實的論辯,從較為長遠的視野,剖析這個事件對台灣政壇的影響。

長期觀察台灣政情的朋友,幾乎都不曾忽略,在先期殖民與外來統治的影響下,「悲情」一直在台灣的政治戲台上扮演了核心的角色。也因此,早期 美麗島家屬,只要站在講台上啜泣,便可以不發一語輕易取得最高票。而民進黨在掌權後,還要屢屢發動群眾,以「牽手護台」等弱勢團體的行徑,努力營造民眾內 心的悲情。再看看六十年後的二二八事件,儘管學者早已發表了公正客觀的報告,近七十億的賠償金也早被家屬提領,但執政者卻還是不斷的號稱探討真相與追悼亡 靈;畢竟,這麼好的悲情素材怎麼可以輕言和解?泛藍支持者指責這是製造對立的動作,但如同「兩顆子彈」,只要有悲情,誰又在乎真相為何?

過去很多人以為,「不夠本土」是造成國民黨無法振衰起敝的魔咒。但其實,隱藏在本土外衣下的,正是伴隨著台灣人民的悲情。國民黨人以統治者的身分從大陸撤退來台,無論如何便少了這份悲情。從邏輯的角度觀察,一個黨經過六十年,再怎麼也早本土化了,怎 麼還有人附和它可能出賣台灣?正由於過去長久執政養尊處優,不僅沒有烈士,更缺乏這份悲情,也就「看起來不像」本土。陳總統獲取大位後,沒事還常提「政治 迫害」使他夫人癱瘓,甚至想以推輪椅陪她上阿爾卑斯山。胡志強夫人同樣車禍重傷,但胡市長卻堅持不願消費妻子的不幸以換取高雄勝選。誰擅長操弄悲情,兩相 比較不言可喻。

但話說回來,悲情也要有條件才能操弄,陳水扁如果不是出身台南鄉下的三級貧戶,這個悲情戲怎麼演也都少了點味道。國民黨的長期執政、高官子女的豪華婚宴,與馬英九頭上的哈佛光環,若要虛飾悲情恐怕也很難得到認同。

在全黨長期的呵護下,馬英九是國民黨少數的異類,他幾乎不必經歷基層的歷練廝殺與對領導者的諂媚阿諛,便得以參贊核心。也因此,他一路走來 光鮮亮麗,與世隔離的環境也使得他廉潔操守經得起任何檢驗。但這樣的一個人,卻以因循其他政府首長長久的處理模式,一夜之間便成了貪汙嫌犯。

尤其,當他被起訴的同時,案情更為明確的總統夫人已六次拒絕出庭應訊,另有其他六千位政府首長也可能有類似的情況。如果長久累積的印象,讓多數民眾相信馬主席是清白的,且最後甚至只有他與少數幾個首長受到起訴,台灣民眾很可能會將馬視為是一個「受迫害者」。尤其,當他已如此的接近權力大位,這種氛圍更幾乎將他形塑成烈士,國民黨欠缺的悲情隱然成形。

被認為居於雲端國民黨黨主席居然也會被起訴,這對台灣民眾的震撼,無分藍綠,恐怕不亞於吳淑珍的被起訴。但吳女士是掌權者的近親,民眾多少 還能回歸法治理性;馬以在野黨主席之尊,卻因具有爭議的法律觀點而被迫辭職,顯然更可以吸引民眾同情的目光。換言之,如果後續的操作得宜,馬將可以藉力使 力,成功的形塑他悲情的烈士形象。如此一來,不待到高雄租屋居住,或許這個悲情的「同理心」將可使馬看起來更為「本土」。

在被起訴的兩小時後,馬宣佈辭去黨主席,但同時也公開表明了他參選總統的決心。似乎,他已準備將這個悲情的火花,擴大成爭取民心的火炬,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source [中國時報] 2007.02.1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