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K的秘密日記 #11

June 15, 2006

今天是浩劫後的第一個星期日,老媽一大早就把我叫起來,還逼我一起和她去教堂做禮拜。老媽是因為「無知」而到教堂的,她以為這樣子可以讓上帝誤以為她是知識份子。而我則是受盡了星期天睡眠不足的折磨,我想,有一天我會到法院去告我老媽的,到時候希望她不要被這一場「家庭倫理大悲劇」嚇壞才好。

可憐的老爸到一個沒有女人的島上接受軍事訓練,已經有兩個禮拜了。老爸根本是離不開「性」的,這些日子,我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渡過的。不過我還是希望他能趕快回來!

晚上臨睡前,我回想了昨天早上所發生的示威,覺得自己「亂勇敢」的,頗具有「詹姆士狄恩」的悲劇性格!

Advertisements

小K的秘密日記 #10

June 15, 2006

抗議活動的籌備工作在昨天已完成的差不多了,幾乎所有的校園暴民都知道了,因此我們 — 我、瑪麗莎、愛桃、阿米爾、強尼男孩、胖子傑克一共六個人,便決定在今天早上發動罷課抗議的活動。

十時許,我們率領數十名同學,帶著汽水、收音機,一邊高喊「沒有-巧克力歧視!」「沒有-巧克力歧視!」一邊往校長室的方向前進。當我們到達校長室前的廣場,發現廣場被工友馬克斯灑滿了水,這使得我們無法靜「坐」抗議,同學們都怒氣高漲! 在馬克斯表明那是校長的命令後,大家便把矛頭指向大嘴巴校長布魯克!

這時,我和阿米爾也暫時放棄前嫌,攜手合作,要求校長和愛德蒙出面解釋,但是搞了老半天都沒有任何的結果。更糟的是,在一陣騷動之中,愛桃的屁股被人偷摸,使得現場的秩序失去控制,每個人都像是在參加嘉年華會的慶典般,亂叫亂跳,抗議活動的宗旨全然被遺忘了。我、阿米爾、瑪麗莎,還有強尼男孩在混亂之中,被抓住送交校方,只有愛桃因為被欺侮而遭人同情,還有胖子傑克,因為見風轉舵,抓他女朋友阿珠來頂替,而倖免於難。

PS. 我們在中午時,由家長領回,聽候處置。

又PS. 在回家的路途上,老媽不停的抱怨世風日下,天下即將大亂。她不停的說在四天之內,連續有兩次的「動亂」(幼稚園的群架,和今天的示威),絕對是天下大亂的前兆。

再PS. 這大概是我的運氣吧!


小K的秘密日記 #9

June 15, 2006

瑪麗莎偷吃巧克力的事件還沒結束!

一大早愛桃和瑪麗莎就在四處散發傳單,說是歷史老師愛德蒙先生,有極嚴重的「巧克力歧視」,傳單上將揭露出驚人的內幕。但是在還沒看宣傳單的內容之前,我便已決定要誓死站在瑪麗莎和愛桃這一邊。

傳單上是這麼寫的:

各位吐克中學的同學們:你們能相信自己正在一所充滿歧視的學校裡唸書嗎?你們能忍受一位為了巧克力,而讓一位女同學罰站了一整個下午的人,來教你們的歷史嗎?只因為愛德蒙先生 — 他喜歡「妙卡」,而不喜歡「金莎」巧克力,就要讓我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遭受到不公平的懲罰。天啊! 這是什麼樣的世界? 這是什麼樣的世界! 因此,同學們,請你們在明天,暫時放下你們的書包,和我們一起到校長室抗議! 來吧,我們絕不輕易妥協!

看完瑪麗莎的宣傳單之後,我覺得瑪麗莎有轉移她偷吃巧克力的重點的嫌疑。但是我想,當你為了贏取一個女人的芳心時,你是不會在乎那麼多的。


小K的秘密日記 #8

June 15, 2006

今天下午的課外活動,欣賞的影片是「圓桌武士」。阿米爾在看完影片後,當眾咆哮,說他會為了瑪麗莎而和任何情敵決鬥!不過,瑪麗莎因為在上歷史課時,偷吃金莎巧克力,而被叫到訓導處罰站,還沒回來,所以她沒有聽到。但是這對我而言,無異是公開的挑戰。

目前的我,體質欠佳,和阿米爾比起來簡直是差了一號,絕不是能和他決鬥的對手,因此我應該加強我的宵夜,並且一定要貫徹實施!


小K的秘密日記 #7

May 4, 2006

大暴動!

老媽的幼稚園今天發生了大暴動。兩群將來長大會變成十大槍擊要犯的笨蛋,因為玩採金的遊戲而演變成打群架,有許多小孩子加入暴動而受了傷,老媽急得趴在地上,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我覺得老媽已經糊塗地不能再當幼稚園的園長了,她才才才只有三十六歲,卻絲絲絲毫沒有因為每天和小孩子在一起相處,而顯得比較有活力。她甚至於在短短的兩個月內,換了兩付眼鏡。因此,如果說她的神智還算是清楚的話,那麼她便應該要為這整件事情,引咎辭職。


小K的秘密日記 #6

May 4, 2006

今天是報復行動開始的第一天,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愛桃不辱使命,始終纏著阿米爾,使得阿米爾根本不可能接近瑪莉莎,或和她說話。

而我可以看得出來,瑪麗莎是不甘寂寞的,於是我逮著了機會,趕緊湊到瑪麗莎旁邊,暗示她說出阿米爾的確在醫院犯下罪行,並且要她重新選擇眼前這個最值得她信任的男人。但是瑪麗莎卻突然胡亂說出一大堆莫名奇妙的話,然後下結論,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今天愛桃穿得太漂亮的原故。多令人洩氣啊!

不過瑪麗莎終究還是答應我,要和我一起喝咖啡。因此平心而論,今天的出擊將是我反敗為勝的轉悷點。


小K的秘密日記 #5

April 25, 2006

整個晚上我都在想著報復的事情,以致於作業根本做不完。幸好,教數學的戴維斯小姐只會說:「嗯,很好。」其他的事情,她幾乎什麼都不知道。這大概是我的運氣吧!